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刘明珠全歌·卷十三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2-8 21: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刘明珠全歌·卷十三

新造刘明珠卷十三
潮城府前街吴瑞文堂藏板
再唱侍婢吓春兰 提及伊人恶形藏 做年横行共直做 去毁御宫共厨房
君王不敢加罪戾 父母岂敢呾子儿 琉球番兵一下到 满朝文武魂飞天
若无小姐契番亲 番兵作乱不太平 因此小姐娶人畏 穿珠有功于朝廷
好言好语劝解伊 另外做出一首诗 若是与尔有缘份 许时就可做夫妻
春兰听了惊无魂 小姐是活阎罗君 君王见他都害怕 满朝文武谁不遵
无奈听着大姐言 千万靠尔一个人 小姐容做加一首 无礼回返心亦甘
求娘恩赦加首诗 若不合意即返员 怨我春兰无福分 再不多言来交缠
桃枝一句说千般 看恁祖公个坟山 挥返做伊入房去 就与小姐来牵磨
今晚乃是小登科 人生一世正一回 又是父母主婚配 又是皇上来为媒
小姐低头不应言 桃枝知伊心内甘 就叫陈生快快写 四更已过天朥朗
会好袂好只一遭 若是无缘且回头 春兰提笔欲来写 又畏下来又畏高
又畏做来不合伊 想到一心都昏迷 桃枝催迫叫快写 四处鸡声闹凄凄
春兰想了半时间 题诗讥诮房内人 伸头见伊椅中坐 貎如仙姬来降凡
就将娘身做首诗 犯罪亦袂致死期 将诗即付桃枝去 预备就欲归返员
桃枝持诗入房中 明珠一见喜都忙 此诗何不早早写 今在床中已成双
诗曰  小姐粉面白浓浓 口点胭脂一点红
    胸前二乳来相对 十月怀胎在腹中
看完诗句悦心情 吩咐开门请姑爷 春兰又如南柯梦 放飞龙凤返回程
欢喜起身走入房 夫妻相见坐房中 一众女婢尽退出 春兰与娘相言谈
明珠含羞不应君 春兰欢喜有十分 脱下纱帽并袍服 明珠自己脱罗裙
娘今脱下锦绣鞋 君今与娘拔金钗 双双同入销金帐 玉脸香汗出胸前
陈春兰 欢近女色 免不得 身在浮云 小书生 飞蜂如蝶
白花心 彩点七分 张蟾凤 势如枯渴 望大雨 甘味便吞
此时刻 人间稀少 牙床内 世上罕闻 明珠姐 含羞忍耻
不拖辞 任凭郎君 初时刻 刻苦忍耐 一霎时 恩爱十分
合欢之情世上无可比 就是牛郎织女会天孙 自幼未知君情意好
今日方知恩爱深 愿得一夜如三日 帐内欢情不离分 一夜方存一更事
不觉落擂天就光 欲起收拾云鬓妆 女婢捧水入房内 床中请出娘共郎
起来梳洗正画眉 娘郎相见笑唠咳 尔的心腹我不晓 我个心腹尔不知
各人都是知各人 自知酸涩共味香 风花雪月话休说 梳妆明白出厅中
刘相夫妻在厅边 张爷夫人见子儿 厅堂凤席来同饮 贺子新婚谐百年
男桌女桌在厅中 度中饮酒笑言谈 饮到午后席方散 夜夜夫妻各相贪
娘郎相得如鸳鸯 君今不甘来离娘 少年夫妻平相爱 合府敬重不非常
明珠小姐向妆台 女婢并无入房来 春兰持支兔毛笔 来共夫人画目眉
画得夫人眉如刀 娘郎欢喜笑呵呵 感得郎君画一笔 妾欲报恩觅都无
开开橄妆手轻双 取出一物光洞洞 春兰问娘是乜物 明珠应道玉芝兰
此物异宝呾君知 番邦我兄送妾来 夜间毫光辟露水 能辟邪魅难近前
送与郎君带随身 报尔与奴画眉恩 春兰闻说心欢喜 谢娘厚意有万重
娘郎情意如锦枝 四月夫妻拆分离 (二句不清)
○○玉氏一夫人 与君平良说来因 女儿今已成双对 尔我夫妻免挂心
男子女儿一般同 男子已聘王家人 再得红杏媳妇到 择日好共子成双
男子饲大靠终身 女儿养大配婚姻 老爷尔今乜主意 为人不可二样心
平良开口应夫人 男子年纪未长成 若是早与子配合 恐他年少恋春情
不肯勤读书共诗 许时尔我费心机 现年方才十五岁 娶亲候多一二年
何愁媳妇隔天涯 下官一本奏主知 奏他为官心忠直 君王一定喜满腮
必召王爷上京畿 就可择日结亲谊 夫人听了心欢喜 全凭老爷尔主施
夫妻商量且未言 休说明珠与春兰 两般事情且按下 单表朝中一奸谗
姓朱玉涛是伊名 嘉靖皇帝亲弟兄 加封仁道之王职 依仗威势乱横行
年当四十侥心机 一百女姬八十妻 位居极品压文武 产下三女一男儿
长女桂清如昭君 年当十八未联婚 次女桂绿年十七 花容月貎又青春
三女十六名桂红 貎似嫦娥出广寒 姐妹俱各未婚配 欲择状元结成双
第四太坤是男儿 年当十五先娶妻 妻子刘氏名翠凤 少年夫妻不分离
阿姐是大未嫁翁 阿弟是小娶妻房 虽然心斋不食鸭 鼻着气味亦清甘
姐妹三人怨爹娘 为人父母无主张 阮今未婚弟先娶 这样颠倒没思量
看着阿弟伊夫妻 夫唱妇随不分离 阮今三人未婚配 不久敢着病相思
怨恨父母不主婚 屈杀女儿的青春 年纪长大未婚配 欲做饿鱼无饵吞
父母侥心不看天 作事横行将人欺 倚着王亲共国戚 都是强抢人女儿
一班太监数十名 随伴千岁游街行 见有女子就叱抢 太后做主不用惊
夜日○○○○员 满朝文武无敢言 又看明珠一嫂子 (一句不清)
只因广东官员多 总欲惹伊贪亦无 欲道御街呾白话 因此不敢呾啰嗦
奸臣乱国真惨凄 害遍京都人女儿 十岁以上店紧紧 不敢出街惹祸机
自从奸王乱国邦 抢有妇女数百人 若生美貎得受用 就免性命见阎王
父兄痛子告冤情 俱被奸王斩杀刑 天子若欲加他罪 太后做主来保平
因此奸王无人治 京城百姓实惨凄 休说黎民人尽怕 就是天子亦畏伊
再唱太坤太保儿 寄在翰院读书诗 常与蟾龙为朋友 二人结契做同年
一日在家诉言谈 提及翰林陈春兰 伊个才能称第一 意欲请他到府中
打算以定命家丁 持帖来到刘府庭 报说太坤来相请 家人入内告知情
梅香执帖入房中 翰林夫妻笑言谈 慌忙报与娘郎晓 一差持帖到此间
奉了太坤太保爷 欲请翰林过府行 明珠接帖来观看 念念内中个事情
其帖写曰
姻年弟太子少保朱太坤顿首拜 缘因书馆冷落 耳闻高名
敢求光降 执掌西宝 肃此恭候
文安不一
明珠看完笑唠唏 太坤请君讲书诗 朝去暮归当勤读 整衣相送出门闾
一直来到太傅宫 见礼已毕叙来情 正言之间香茗到 一齐饮罢喜心胸
春兰欢喜心头松 来共太坤同用工 蟾龙亦是勤书史 三人相敬心相同
勤读诗书学古传 谈文论武两般全 一日过了又一日 再唱秦州事一桩
有一知府孙文奇 生一女子如仙姬 名唤一燕十六岁 一身轻巧如纸钱
(一行不清)
玉燕身轻似纸单 掌上可舞父母欢 平生不坐轿共马 趴在一个大锡盘
俨然就是个纸人 文奇欢喜心头松 欲将女儿献皇上 意望高升近帝王
先奏本章上京畿 然后带女上丹墀 玉燕亦免车共轿 单用一婢来捧伊
是早天子登金銮 文武朝罢列两旁 皇门官长呈文表 皇上接表龙目观
其表文曰
具疏臣秦州府尹孙文奇 谨奏 为圣德洪恩瑞瑞悉微
臣无功 而受爵禄 晨昏思忖 无以报效 因臣家中产
有一女 名唤玉燕 身轻似纸 掌上可舞 不亚当年赵
飞燕 竟兼颇有姿色 自小不愿轿马 喜立锡盘 捧扶
之时 即如三岁孩童一般 微臣不敢隐瞒忤逆 故此
奏闻我主 愿陛下纳为妃媵 恩高德厚 不避刀斧 献
玉燕上言具疏
嘉靖看完喜心中 自古未见这奇人 赵有飞燕轻如纸 玉燕与伊平相同
龙心大喜不非常 即开金言准表章 专等玉燕到来日 高升官职在这场
奸王玉涛闻知因 有一玉燕如观音 孤家先占孙玉燕 哥哥是君我是臣
臣占君妻礼不该 三族当剿命哀哉 今日若是不下手 再得奇人结和谐
设一妙计胆色人 假旨一道半路中 将她抢来成双对 杀死文奇一命亡
兄王闻知不怕伊 太后做主畏做年 即便提笔假道旨 立刻亲自出城池
奸王勿勿出南关 威风凛凛如阎王 八十军士随左右 截住秦州的路旁
(一行不清)
文奇读旨极高声 玉燕此人是妖精 文奇侮君皆有罪 斩首不许入皇城
文奇未尝说东西 手起刀落命哀哉 有冤无伸真惨凄 令见一见惨万千
夫人家丁共婢儿 一人一刀丧阴司 共总杀了十九口 仅存玉燕无杀伊
玉燕魂魄飞天台 脚酸手软叫不知 一家大小俱杀尽 男女存无有半个
奸臣命差回中中 一路不许露声言 御林军兵不敢缓 一直入京心都忙
来到宫中是夜昏 命人摆酒在厅堂 唤出玉燕同饮酒 时间就欲同枕床
岂知玉燕柔弱儿 自幼玉叶共金枝 一生不识见点血 今见父母丧阴司
又见家丁尽被刣 看了着惊叫不知 三魂七魄归阴府 一旦渺渺丧身骸
亏年如花似锦人 自幼生好名声香 父母贪功不嫁婿 将伊献来见君王
岂知天不从人心 父母身死子归阴 人有千算亦无益 天只一算人难寻
再言路上地主官 可伤秦府丧黄泉 明知都是人假旨 文武行文达部官
文书内中细详提 秦州府尹孙文奇 半途假旨被斩杀 合家老少丧阴司
玉燕不在心猜疑 定是有人争夺伊 全靠六部奏明主 望主除奸救民黎
六部四相共九卿 十八翰林俱知情 君王一见书中句 正欲差人去相迎
定无命人将伊刣 必是假旨无疑猜 朝中谁人敢不法 定是玉涛无别个
严嵩琼山刘光辰 文华龙阁郭茂卿 仲尼仲恺吕驸马 平良春兰林大钦
十二大臣相会谈 都是玉涛起祸端 臣占君妻皆诛戮 同参一本奏君王
此等奸臣若不除 尔我在朝官难居 朝房作成本一道 十二大臣同一词
第二明起天光时 黉门进奏到丹墀 君王龙眼来观看 看见本章魂飞天
其疏臣左相严嵩 右相邱琼山 相国刘光辰 刑部赵
文华 伯候龙图阁大学士郭茂卿 给事薛仲尼 黉门
薛仲恺 驸马吕明员 学士张平良 翰林陈春兰 状元
林大钦 奏为除奸剪暴事 求主圣裁 缘因孙文奇 进
女不能见驾 中途被杀 假旨夺妃 不法难容 求主即
行诛灭 以存萧何之律 臣想欺主者 原非别人 乃系
玉涛假旨 欺君妄上 残害忠良 罪在不赦 望主速除
大害 方免天下大乱 臣等为保社稷 冒渎天颜 望乞
准奏 赦臣等之罪 万民幸甚 臣等亦幸甚
君王看毕面变青 一涛胆敢败国家 民女被占皆万死 连朕后妃都敢争
做出不法败三纲 朕若不治枉为人 连妻敢着伊占去 说乜一统之君王
说罢暗想在心怀 并无证据难主裁 今日若欲问伊罪 母后做主上殿来
呾乞众卿得知机 无证无据难主施 口说无凭恐枉屈 料伊未必占兄妻
众卿不必奏多言 待朕命人探机关 若是访出有此事 一定除斩无容宽
文武百官无话言 圣上退朝入宫中 心内都知玉涛恶 念着手足同胞人
十二大臣无计施 无证无据难除伊 众人密地去暗访 为着只个孙文奇
春兰回返书院中 想着不平心头烦 此事如若察不出 亦难来除此贼奸
日袂食来夜袂眠 欲访妹臣之事因 都着暗静王宫去 打探事情假共真
王宫又如天台高 为官做敢乱出头 看见太坤心欢喜 事成全仗伊功劳
(一行不清)
此事暂且放一边 待到正月十五天 入宫暗访奸臣事 实为皇上一姐儿
春兰为官是忠臣 错入虎穴难回程 为着他人反害己 四月夫妻就离情
忽然新春十五天 再唱翰林忠义儿 为着朝中不平事 欲探玉燕个事机
一直来到书院中 太坤蟾龙喜都忙 迎接翰林论文理 三人同坐言西东
太坤一言说来情 一年一次是新正 官民同乐元宵景 男妇老幼满街行
大闹花灯庆元宵 多少游女美娇娇 意欲伴恁街中去 来去得桃改心憔
春兰有意探机关 就共太坤说因端 京城景致已看透 自到京师亦看完
惟有皇宫御园林 百花秀丽引动人 若是能去游一遍 那时方才改我心
太坤笑笑应一言 欲游我家有何难 待到今夜元宵节 同伴去游一时间
我家花园如蓬莱 假山凉亭有数个 十分胜景世间少 看了不肯返回来
春兰欢喜不非轻 收拾打扮做俗民 身穿锦衣红绫袄 头戴一顶乌纱巾
打扮起来如潘安 龙眉凤眼唇又红 身边带有一件宝 取名叫做玉芝兰
蟾龙暗共姻兄提 皇宫内院是乜奇 大路之所去游玩 僻静之处勿乱移
为官之人正当行 花街柳巷勿乱掟 亏心无礼事勿做 勿得执意想偏邪
不知伊父何等人 皇上御弟老奸谗 害尽多少忠良士 许一差错命着亡
春兰回言答姻兄 舅台不必挂心情 花街柳巷常来往 皇宫内院不识行
密密来去无人知 一时之间就回来 不入虎穴天牢地 焉得虎儿占家私
太坤催促快起离 春兰欢喜无拖辞 为着玉燕受枉屈 不辞波浪水上移
蟾龙任劝伊不听 做伊执意迢迢行 独守寒窗愁无伴 早回家中见妈爹
○同太坤读书人 又(余字不清)
迟一弯 过一曲 一心只欲探机关 来到皇宫共内院 二人同伴向前观
玉栏杆 丹桂树 上面栖的是凤凰 假山浮石行流水 寒苑深居四门风
紫燕儿 高声叫 百样花木断云霞 馨香引动人间乐 御炉香霭是王家
五叶兰 素心兰 鸡脚兰又白玉兰 芙蓉桂兰七姐妹 金钱月桂朝海棠
倒地梅 五瓣梅 白雪梅花报春梅 金凤虽高花色美 香黄金菊朝桂花
红草莲 鸡支莲 观音莲赛粉红莲 绣球茉莉共鸡冠 山柑开花满园前
水仙花 蜡烛花 紫荆花腾锦屏花 石榴葡萄红蕉菊 山茶牡丹四处横
真是胜景有十分 说不尽那四时春 春兰看了直直进 太坤目霎心神错
三个冤鬼夫人灵 动被明珠斩幽冥 阴魂不消报仇怨 欲害明珠守孤身
因此来引陈春兰 私婚公主结成双 贪情太过身死了 明珠一世守空房
一阵阴风当面喷 吹得太坤心就昏 心倦神疲如冷水 暂且亭上睡一巡
春兰为着探事机 冤鬼引伊迢迢移 明月光辉如白日 引到后宫绣房边
宫婢宫娥去看灯 春兰正得进内宫 未说春兰进内阁 再唱公主出绣亭
三位公主美娇娇 绿罗裙子喜逍遥 无意游玩街坊去 后园玩赏改心憔
先命宫婢搭千秋 姐妹三人面油油 半含朱唇香吐露 轻移莲步去玩游
三人来到千秋棚 城楼鼓返将二更 四边寂寞都什静 同上千秋看再生
脱衣改裙笑不休 三人相挽打千秋 三寸弓鞋花娇美 玉容秀丽半含羞
姐妹欢喜笑嘻嘻 单衫独裤赛西施 十指如姜相牵挽 千金难买少年时
夜风吹来遍身凉 六只金莲颠啊颠 三双玉臂白如雪 淡抹胭粉赛貂蝉
(一行不清)
(一句不清)  妙云飞散过天星 玉指○○人堪爱 小小金莲如○○
千秋棚上笑唠咳 红粉香汗滴苍苔 三位灵魂开阴路 看见园中一人来
住手宿脚心轻松 误叫伊是宫内人 月朗星稀如白日 娇声问伊是乜风
春兰误是玉燕娘 轻轻一句说言章 闻得贵园多光景 冒渎正来游一场
姐妹听了暗沉吟 内宫并无只声音 月下见伊潘安貎 动起风花雪月心
桂清公主语猜猜 尔是何来到只来 此是深宫内阁院 乃是妇女之行台
朝廷法地尔不惊 大街大路尔不行 深宫内院乱行走 不畏人留结亲情
我爹皇上同胞葱 敢来宫内偷看人 若不怜尔容貌好 尔的性命就着亡
春兰听着魂飞西 想着不该只路来 一时朦胧想不出 只座宫院皇上个
若是皇上闻知情 私窥宫女罪重重 萧何之律如山重 不识法律只路临
本欲埋姓共灭名 又恐此女侥心情 想着明珠多人怕 提走明珠压人惊
告禀三位公主娘 姓陈春兰非俗常 身居翰林在朝内 刘氏明珠结鸳鸯
太保太坤同窗人 是伊引人到此间 油麻无枝鸟不宿 万望娘子来海涵
三位公主笑吧呅 原来明珠个夫君 眼角见伊容貌好 意欲留伊来私婚
桂清桂发心被迷 桂红一见病相思 未呾姓名心未动 说着名字意为伊
三位公主说一声 原来夭是翰林爷 未有官宦未有罪 既是官员罪愈加
朝中翰林书理深 男女授受都不亲 平白无故来到只 私窥宫女罪重重
倚着恁亩大势头 游玩内院乐滔滔 戏弄公主事重大 想尔死在只一遭
桂绿公主笑唠咳 大胆做敢到只来 世上花酒人人爱 不畏人掠去和谐
桂红一见喜十全 ○○夫妻和甜糖 大胆(余字不清)
春兰听着言跷蹊 叫声公主勿多的 只是下官行错路 求尔放我归返员
桂清公主面向西 放尔回返礼亦该 恐尔男子多口舌 出去败辱阮门眉
说尔内宫直直行 呾阮共尔结亲情 尔今来得去不得 掠尔来去见我爹
春兰听着面变红 尔爹在朝是恶人 此去必定着食罪 想我此去命着亡
哀求公主手持高 放我一身返回归 桂绿公主吧呅笑 尔今勿得言是非
阮非宫内下贱人 千金公主名声香 父亲是主个御弟 太坤是阮同胞葱
论理名声人敬钦 那有放尔返回程 官休私休二条路 都着一条上尔身
春兰听着都难猜 做年官休做年私 此事下官都不识 有劳公主呾我知
公主呾伊勿假痴 呾着官休就惨凄 掠尔来去见我伯 呾尔戏弄王家儿
为官不思报朝廷 私窥王家公主身 重责斩首了性命 轻责罢官为庶民
春兰闻言心惊惶 如若官休事艰难 总然无官不打紧 有何面目去见人
再问公主说缘由 我欲从尔个私休 三位公主吧呅笑 不敢开声满面羞
私下事情免呾知 是恁少年做过来 姐妹未尝配夫婿 意欲共尔结和谐
乞尔下次知惊营 不敢四处去乱掟 春兰听着只缘故 不敢答应面晶晶
叫声公主勿多言 万金公主名声香 日后若乞人觉出 下官一命定着亡
三位花容如仙姬 何愁配无好男儿 下官不敢做此事 公主切勿来交缠
桂清听着怒奔奔 白糖配饭尔不吞 伸手就来牵紧紧 掠尔来去见圣君
桂绿骂伊真臭村 牛牵过手鼻不穿 拖拖挽挽不肯去 三位公主就来扛
春兰看见心战兢 三位公主面变形 心中识法愈不敢 被伊拖扯无精神
桂红公主笑吧呅 何只作恶未恩存 欲求公主尔救我 牵定桂红个○○
三位公主挽伊行 春兰心内苦不听 手挽桂红个裤腿 求娘放我返回程
桂红半步难近前 翰林尔勿歪口鸡 今夜亲情不从阮 总着乞阮挽落溪
勿得惊来勿得疑 兑伊入去内面栖 尔是知味阮正欲 姐妹未识结亲谊
今欲留伊一夜间 共阮姐妹来成双 不识兜留尔久住 明日分尔回家中
春兰想着难拖辞 势得无奈着听伊 当面唱过无反悔 明日放我归返员
公主听着心头松 四人相扶入宫房 君情意满相牵手 只是前生欠君缘
三位公主如西施 春兰年纪正当时 未上阳台心惊恐 会合之后喜心机
三位公主开旗门 春兰亦着刻苦当 桂清就来先对阵 一阵大战到天光
君今尽意娘尽心 恩情夹洽笑吟吟 妾身未识成美事 今日正知情意深
红日东升已半墙 姐妹三人喜非常 珍馐百味敬君食 前世有缘结鸳鸯
春兰醒来食饭完 就共三位说因端 昨晚共恁有约过 今日放我返回还
桂红公主骂书生 夭未还阮个人情 昨晚二姐未和好 妾身未尝鸾凤鸣
况又青天白日时 来往人物闹凄凄 恐畏遇着人来往 许时尔身难返员
待到今夜三更深 还我妾身点人情 放尔去见明珠姐 刻苦忍耐数时辰
春兰听着无计施 刻苦着待今夜时 况兼心神又困倦 青天白日难返员
三位公主随春兰 又如黄蜂采花枞 再说太坤院中去 伸头掩面寻无人
想着昨夜个事机 随我到家游一时 小生困倦亭中睡 翰林伊自归返员
今日又无在院中 必是回家不用言 亦不驳问伊详细 勤读书诗在书房
收了残席共杯盘 双双取乐享荣华 第三公主花容貎 得着翰林喜心欢
春兰与那公主娘 入床共枕如鸳鸯 一夜五更共喜乐 全不思想有祸场
三位公主配春兰 颠鸾倒凤在床中 桂红公主身有孕 春兰一刻中风寒
三位公主不晓阳 贪情太过身受伤 误伊昏迷是会睡 岂料一命已归○
四更鼓返人知全 春兰一命见阎隍 三位公主叫袂应 脚直手直面青蓝
摸着鼻孔都无风 三魂七魄归阴间 魂消魄散目汁滴 就叫姐姐快来观
大二公主行磨边 看着果然丧阴司 三人惊到袂开口 如今乜计来安排
啼啼哭哭心头酸 叫声翰林我情郎 只望共尔同欢乐 谁知缘分无久长
撞头抹额哭啼啼 亏尔青春又少年 放丢姐妹未打紧 可怜惜别尔娇妻
尔今一命丧身骸 怨阮姐妹作不该 欲知姐妹何言语 十四本中表人知
新造刘明珠卷十三终

[由胖子160根据古本《古板刘明珠全歌》(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版)PDF文件手打,原书字迹不清的以“○”代替,整句/行不清者以“(某句/行不清)”代替]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9-25 07:13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