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转载] 穷兵赎武 难以置信:现在的一些言论,二千年前已有!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60
帖子 11677
积分 99260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6-7-20 13: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穷兵赎武 难以置信:现在的一些言论,二千年前已有!

难以置信:现在的一些言论,二千年前已有!

转者按:

现在的一些言论,在约二千年前的西汉时已出现。只举两种言论,一是国营企业与民争利问题。现在的一些文人、学者为了推行私有化,不断妖魔化、攻击国营企业,说国营企业与民争利;二是对抗美援朝进行攻击,说抗美援朝影响了国内经济建设,战争使国内和平安宁的大好局面彻底丧失,不该抗美援朝,说毛主席无功而有过。

这两种言论其实在二千年前的西汉时期已出现。

公元前81年(汉昭帝始元六年)旧历二月,朝廷从全国各地召集贤良文学60多人(其实就是儒家文人)到京城长安,与以御史大夫桑弘羊为首的政府官员共同讨论民生疾苦问题,后人把这次会议称为盐铁会议。在汉昭帝下诏调集这次盐铁会议上,儒家文人们提出,盐铁官府垄断专营等经济政策是造成百姓疾苦的主要原因,所以请求废除盐、铁和酒的官府专营,也就是说相当于现在的国营企业是与民争利,指责官府经营工商业是“与商贾争市利”(相当于现在的国营企业),要求取消垄断和国营,实际上就是私有化。另一方面,在会上,儒家文人们,竟然质疑汉武帝对匈奴自卫反击战争的正确性,满口什么“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胡扯什么“好事之臣求其(匈奴)义,责之礼,使中国干戈至今未息,万里设备”。公然宣称对匈奴的自卫反击战争是没有必要的,不应该的,没有什么功绩反而让中国老百姓生活水平因为发动自卫战争而大为下降,战争使得和平安宁的大好局面彻底丧失,所以汉武帝反击匈奴不仅没有什么功绩,反而有了巨大的罪过和罪行。这与反对抗美援朝的言化何其相似!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现在的中国已与西汉时一样,已由儒家文人集团掌握了国家领导权。因为儒家思想占主导地位近千年,短时间消除已很难,思想没有改变,只是换了不同姓名的人而已。这样也许能明白修正主义产生的土壤,邓大人只是儒家文人集团的总代表而已,根子还是在于儒家思想和儒家文人集团掌握国家领导权的土壤没变,所以反儒批孔的斗争还没结束,千年儒法斗争仍将继续,而这两者将不断相互革命,斗争、革命仍将继续!原题:商君法圣:毛泽东是兴法批儒的代表人物!作者:救民族于水火之中写在前面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60
帖子 11677
积分 99260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
发表于 2016-7-20 13: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在当代中国,某些文化复古主义者正摆出一副“回归传统”“热爱传统”的“慈爱”面目,准备以儒家思想作为中华文化的唯一代表事物,正准备将一个人尊崇孔子与否,作为评判他是否尊崇和支持中华文化的唯一判断标准,按照这一标准,否定孔子和儒家,就成为了彻底否定中华文化的所谓不可辨驳的“罪证”,否定儒家就成了彻底抛弃中华文化不再成中国人了!然而儒家文化并不能够代替整个中华文化,整个中华文化也绝对不仅仅是儒家文化!

与儒家观点相异的先秦诸子百家,哪一家不是中华文化?法家思想不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吗?毛泽东没有继承法家,没有赞美法家文明吗?既然毛泽东继承了法家,又怎么能够被指责成是**⒍幕蟾锩馔汲沟追穸ê兔鹁谢幕蹦兀棵蠖坛辛朔椅拿鳎衷趺床荒芄凰党墒羌坛辛酥谢幕兀糠矣肴寮以谥泄糯缁岬乃枷攵氛系哪闼牢一畹亩氛贾沾嬖冢肥凳遣徽氖率担∶蠖源硕嘤胁霾⑶叶嘤辛煳颍骨鬃栽20世纪70年代的中国大陆指导和领导了儒法斗争,也是不争的事实!

某些狭隘的文化复古主义者妄图以自己偏狭短浅的眼光,以反对儒家就是反对中华文化的罪名,来谴责曾经批判过儒家文化的毛泽东主席、鲁迅先生等等,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为华夏民族的保全、生存和复兴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伟人们是“彻底否定中华文化”。这种意图是险恶的,这种阴谋是罪恶的,这种逻辑是混乱的,这种思维是疯癫的!这个问题应该是要被理解清楚,不能够再肆意流传,四处放毒,并且继续蛊惑无知民众了,这就是我写本文的目的和原因!

毛泽东与中华文化

说毛泽东彻底否定中华文化,其实说到底,究竟什么才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传统思想?这原本就是一个带有巨大疑问争议极大的问题!儒家思想、佛教和道教就是中华传统文化了吗?翟玉忠等先生现在正在主张“新法家”,在办网站办刊物,极力宣扬“道法中国”,认为由慎到、商鞅、申不害、韩非所创立的,由商鞅、李斯、 秦始皇进行了真正大规模的深刻的社会实践的法家思想,才是黄老道学的真正继承者,是上承自黄帝老子的道家思想,是所谓的“中国原生文明”!儒家从西汉开始独断掌控了国家机器的文化教育产业(注1)之后,尤其是从西汉末期汉元帝刘奭还在给汉宣帝刘询当太子时,就开始不断干预政治运作(注2),简单的说,儒家的上位,才是使得华夏民族走上了破坏中华原生文化的歪路邪路,使得华夏民族在公元后第二个千年(1000----1999)中多次饱受外族侵略带来的奴役统治并发生无数次屠杀惨祸的潜在原因(女真金国、蒙元、满清、八国联军、日本;常州屠城、襄阳屠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广州之屠、南京大屠杀、重庆大轰炸)!!

(注1:汉武帝刘彻的所谓“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汉武帝还仅仅是文化教育上独用儒生,军事政治财政等职务,仍然多用诸如张汤、杨可、桑弘羊、上官桀之类学申商之术几十年的法家子弟,那位著名的大儒时任大农令的颜异,因为反对“用告发手段反击商人偷漏税,被告发偷漏税的商人财产全部没收并且一年戍边,而告发人可以拿到被告发人一半财产的算缗和告缗”的法令而被处斩;反对再继续长时间的与匈奴交战而主张与匈奴议和并且再次和亲通好的儒生狄山,本身毫不懂得军事,却被汉武帝硬送到前线哨所在前线被匈奴人打死;董仲舒仅仅被汉武帝视为**宋室焕啵峁挂蛭铩疤烊烁杏Α彼狄蚨话粘獠挥谩U饩褪撬健澳谌逋夥ā闭咭樱

(注2:当时还是太子,未来成为汉元帝的刘奭年轻时就曾经劝谏父亲汉宣帝刘洵:“陛下持刑太深,宜用儒生。”汉宣帝气的痛骂:“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达时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于名实,不知所守,何足委任!”语出《汉书•元帝纪》。翻译成现代汉语也很简单,太子刘奭劝说父亲汉宣帝刘询要多用儒生,觉得父亲以前刑法太严厉****太多,希望父亲改。父亲汉宣帝刘询则说得明白:我们汉朝本来就有制度,本来大汉朝就是把法家所说的霸道与儒家所说的王道结合在一起治国,并且将礼仪和法制并重,你身为太子,怎么能光采用儒家主张的道德教化那一套,竟然荒谬到想要恢复周朝那时的礼制了呢?

而且庸俗平庸的儒生们根本不合乎时代的向前发展,喜好拿过去的所谓好时代来非议和否定今天的统治,让人们目眩神迷于虚幻无意义的名誉而忘记了根本的实在,让人们根本忘记了要什么东西才最值得保卫守护,又怎么能够任用这些儒生来治理国家呢?他们根本不配被任用!汉宣帝刘洵接着长叹:“乱我汉家者,必太子也”。

果不其然,刘询的太子后来的汉元帝刘奭死亡后未有三十载,一代巨奸大骗子王莽便借助其姑姑是汉元帝刘奭的妻子的裙带关系,装出一副最符合儒家所讲孝道的孝子面目,讨人欢心步步高升,最终篡位上台登记,搞的天下大乱匈奴在此背叛中原而侵扰汉地,西域各小国也都不服而起兵作乱,中原赤眉军、绿林军、平江军、下林军等农民军都借助扶持西汉皇室的名头而纷纷窜起,因而中国大地上发生了持续十几年的大规模内战了!),

某些人说毛泽东一生都在极力反对儒家,所以毛泽东是一个彻底反对并且试图灭绝中华文化的“精神上的卖国贼”。可是他们却完全忘记了,或许也是故意的有选择性失明的忘记了,毛泽东在其辉煌灿烂的一生中,却始终都是极力热忱的赞颂和维护曾经作为儒家思想最大的反对者的中国先秦诸子百家之一的法家思想的,对法家思想的赞美和捍卫在他整个一生中都丝毫没有过改变!早在毛泽东年轻时在湖南省长沙第一师范毕业后到北京大学图书馆当代理图书管理员的时候,他就曾经在读书笔记中极力歌颂商鞅“吾读史至商鞅徙木立信一事,法令者,代谋幸福之具也......

商鞅之法,良法也......虽然,非常之原,黎民惧哉。”而到了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尤其是到了20世纪60年代以后,毛泽东对商鞅韩非秦始皇以至整个法家思想的推崇赞美更是到了无以附加的地步。毛泽东1963年在会见郭沫若、巴金、周扬、老舍等等过去国民党统治区域写出二十几年内的老作家时说道:“我知道你们中有的人骂我是秦始皇,我很清楚你们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我要说你们骂我是秦始皇,其实是没骂成我反而夸奖了我。

我说你们说的还不对,还不够,我不光是秦始皇,还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比秦始皇还要伟大很多倍!”1973年8月5日,毛泽东会见江青,让江青记下一首著名的七律并在各大党报上公开刊登供全中国人学习,此诗大力赞美秦始皇的伟大功绩“劝君莫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祖龙虽死魂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皆行秦政治,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原返文王。”,此诗宣称孔子儒学讲空话不敢实话虚伪至极,而秦始皇则是干实事大功绩振兴民族,郭沫若的《十批判书》里要实行人本主义也就是人民本位主义,却认同孔夫子是人民本位主义,辱骂秦始皇,则是写出了一篇垃圾烂文。

郭沫若赶紧认罪认错,重新改正自己的观点,写出大量的历史论文赞美秦始皇。当时从1973年开始,中国的“批林批孔”中出现了“批儒评法”“批儒扬法”的高潮,赞美法家批判儒家,各大中院校历史系都在鼓足干劲的创作一系列赞美法家批判儒家的学术论文,全国各大报纸都加以刊登全民学习、全民背诵、全民了解、全民体会。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难道法家思想不也是中华文化中非常伟大的组成部分吗?难道推崇和极力赞美法家思想还让全民学习的毛泽东,不也是在为维护中华文化做出了非常巨大的贡献了吗?难道拥护和推崇法家思想反倒成了破坏和摧毁中华文化,也成了“妄图彻底否定和摧毁中华文化”了吗?

我们都应该很清楚,儒家知识分子和他们的帮闲文人对法家思想的愤怒辱骂和诽谤攻击是数千年以来每一年每一月每一日都不曾有过丝毫的稍加放松的!儒学和法家在整个中国古代社会中的思想领域深处的争端就是一直存在着,在政治层面虽然法家越发大势颓废,但仍然常有力图翻身的悲壮抗争。不要说战国到秦朝,也不要说西汉,东汉末年三分天下的曹操曹孟德,其三篇《求贤令》中多次声言要寻觅人才不应该强求忠诚孝顺,虽不忠不孝,对天下社稷万民有大用的,也一定要着力提拔。在其第三篇《求贤令》《举贤勿拘品行令》中他更是明确说到“吴起贪将,杀妻自信,散金求官,母死不归,然在魏,秦人不敢东向,在楚,则三晋不敢南谋......或堪为将守;负污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其各举所知,勿有所遗。”,直接把母亲死了都不回家看看的吴起类型的人都认为是大才必须被起用,这严重的违背着孔孟儒家孝道的教导,却很有几分法家的色彩。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60
帖子 11677
积分 99260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3
发表于 2016-7-20 13: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虽然曹操迫于生活的环境,不敢说自己不是孔孟之徒,甚至还以维护儒家主张的对父母的孝道为名借孔融闲谈中随便说了几句话,诛杀了政敌孔融(曹操杀孔融找的理由就是因为孔融说过:父亲对子女无恩德,只是父亲当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而已,母亲对子女也无关系,只是怀孕时当做是一个承载物品,也就是胎儿的盒子而已,如果父母亲不好,那么遇上大饥荒大兵乱时,只有一口吃的够一人活命,就不应该给父母而留给自己吃了活命。

毛泽东一生极为崇拜和赞颂,并将其立为“社会主义的新圣人”,所谓“封建社会有圣人孔子,社会主义社会有圣人鲁迅”的鲁迅先生,在他1927年7月23日在国民党广州党部下属教育局的夏季学术演讲会上所作的《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一文中,极力赞美曹操,说“曹操在历史上年代也是颇短的,自然也逃不了被后一朝人编历史说坏话的公例。其实,曹操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至少是一个英雄,我虽不是曹操一党,但无论如何,总是非常佩服他”。

但是在谈到曹操杀孔融的时候也不禁反问质疑“倘若曹操在世,我们可以问他,当初你求人才时就说不忠不孝也不要紧,为何又以孔融不孝之名****呢?然而事实上纵使曹操再生,也没人敢问他,我们倘若去问他,恐怕他把我们也杀了。”),但是他这几篇求贤令都毫无疑问的是印证的申商之术法家之言的,也难怪在南朝宋齐梁陈时就开始出现恶名骂名(但好歹当时还是毁誉参半,尚有荣誉),到了北宋之时,那二程程颢程颐,创立了宣称是上乘自韩愈李翱“承继自孟子后中断千余年之道统”的理学之后,曹操就彻底的变成了不是人的禽兽畜牲恶魔鬼魅了,因为这曹操本身就尊孔孟不纯净,本身就内心神往于商君韩非子,能不渐渐被儒生大哲们骂成畜牲吗?

甚至到北宋时,王安石仍还有法家余辉,虽然迫于大势,王安石不敢公开说自己不是孔孟圣人之徒,也不敢公开说自己不是儒者,同样不敢公开说自己是法家思想的追崇者!但是王安石仍然十分崇拜和敬仰被千百年来儒生们骂成妖魔鬼怪的商鞅,王安石后来的变法也仍然带有明显的商鞅韩非法家的色彩(虽然远远不彻底不纯粹,只是带有些法家色彩而已),法家思想在王安石身上形成了最后一点奋起的波涛,最后一点徒劳的努力,最后一缕落日的夕阳。

最终,伴随着那些可以被称之为“儒家原教旨主义”的“宋儒”----司马光、欧阳修、苏轼等“名士”一拥而上的反对下,王安石的变法中途夭折中道崩阻,法家思想对中国政治决策层面的最后一点影响,也随之彻底消失。(附:王安石赞美他之前一千五百年的商鞅,为被儒家唾骂的商鞅恢复名誉“翻案”的诗句《商鞅》:自古驱民在信诚,一言为重百金轻。今人未可非商鞅,商鞅能令政必行。)

西汉时代是法家主政的时代(包括汉武帝之后的西汉)

而我们回朔到整个汉朝那时候,在那个儒家门徒们刚刚在思想、文化和教育领域上得到了独尊独享的盛誉和垄断权力的时候,由于儒家门徒们极为害怕这种在人们思想领域中的独断权力会迅速丢失,以及他们害怕再出现一个类似当年诛杀他们中无数人的“暴秦”这样的法家政权卷土重来,所以儒生儒者们对法家思想的攻击和残余的法家势力的回击也就随之相当猛烈!整个西汉的儒法斗争是非常紧张白热化的。西汉历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商君列传》中大骂商鞅是“其天资刻薄人也......亦足发明商君之少恩矣”“卒受恶名于秦有以也夫”。

也就是说,法家思想家和实践者商鞅,是天性刻薄暴虐,缺少对人的恩情感情,后来被人辱骂,是纯粹活该!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对秦始皇更是大加攻击,直接把秦始皇辱骂成了不是人的禽兽畜牲恶魔和暴君,“始皇为人,天性刚戾自用”“秦王怀贪鄙之心,行自奋之智......先诈力而后仁义,以暴虐为天下始”。司马迁如此,其他的儒家信徒们对包括当年给与他们教育文化专控大权的汉武帝刘彻一样是嗤之以鼻,多加侮辱,常以“秦皇汉武”并列加以羞辱丑化,无非是因为汉武帝虽然给了他们教育文化政策的制定权,却根本没有给他们政治干预能力,所以一样是怀恨之心而已!

公元前81年(汉昭帝始元六年)旧历二月,霍光为首的西汉朝廷从全国各地召集各地儒生“贤良文学”60多人到京城长安,与以御史大夫桑弘羊为首的政府官员共同讨论盐铁朝廷官营、酒类朝廷专卖(盐铁与酒都一律彻底的国有化,绝对不允许私人经营!)、均输、平准(都是类似于计划经济的政治强而有力的直接干预干涉经济,力图平均物价和减小各地区之间的贫富差异的手法!均输就是在各地设置均输官,负责征收、买卖和运输货物,地方应交纳的贡物,折合成钱交给均输官,均输官再在贫富不同的各地区之间贱买贵卖,调节物价,减小地区间经济差距,同时也为国家增加了收入。平准则是官府负责京师和大城市的平抑物价工作,贱时国家收买,贵时国家抛售,抑制奸商的投机倒把行为,稳定物价。)、统一铸币等财经政策,以至屯田戍边、对匈奴的和平与战争等一系列重大问题。

会上儒生们无耻混蛋,竟然敢质疑汉武帝刘彻的对匈奴自卫反击战争的正确性,满口什么“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语出《论语.季氏》)”的意**YY的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胡扯什么“好事之臣(明说臣,实说君,暗指汉武帝刘彻),求其(匈奴)义,责之礼,使中国干戈至今未息,万里设备,此兔罝之所刺,故小人非公侯腹心干城也。(语出《盐铁论.备胡第三十八》)”,公然宣称对匈奴的自卫反击战争是没有必要的不应该的,没有什么功绩反而导致“中国干戈至今未息”,也就是说让中国老百姓生活水平因为发动自卫战争而大为下降,还因为发动自卫战争而使得和平安宁的大好局面彻底丧失,所以汉武帝刘彻反击匈奴不仅没有什么功绩,反而有了巨大的罪过和罪行。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60
帖子 11677
积分 99260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4
发表于 2016-7-20 13: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观文至此,不禁大怒出声,怒不可遏,试想,若无汉武帝刘彻率领一干能臣悍将数出塞而北击匈奴,尔这帮儒生文人之头颅早就被匈奴骑兵砍下百次了,那还会有性命安坐在大殿之上,居然更厚颜无耻的攻击当年给与了你们文化教育独尊特权的先皇帝,真是胆大包天无耻之尤,就应该被碎尸万段焚尸扬灰!!

这样的一群儒生,这样的一群贤良文学,这样的一群混蛋就成了中华文化的主流代表了吗?反对和摧毁他们就成了摧毁和消灭中华文化的滔天罪行了?呸,我只有一声呸字!这些儒生们居然还厚颜无耻的公开宣扬汉武帝讨伐匈奴之前,汉朝文景二帝屈辱至极不得不妥协让步的对匈奴的和亲政策是多么的美好幸福,埋怨汉武帝手下王恢在马邑伏击匈奴是破坏了和亲的大好局面,挑起了不该有的战争,降低了人民的生活水平,破坏了人民本来的美好生活,这真让人恶心的想吐!“往者,通关梁,交有无,自单于以下,皆亲汉内附,往来长城之下。其后,王恢误谋马邑,匈奴绝和亲,攻当路塞,祸纷拏而不解,兵连而不息,边民不解甲弛**,行数十年,介胄而耕耘,鉏耰而候望,燧燔烽举,丁壮弧弦而出斗,老者超越而入葆。言之足以流涕寒心,则仁者不忍也。”(《盐铁论.和亲第四十八》)

这些言论不是公开的宣扬民族投降有理吗?这不是公开的声称卖国倒有功吗?这些儒生贤良不是投降派谁是投降派?这些儒生贤良们连汉朝本朝的政治都能肆意歪曲胡扯八道忘恩负义,更不要说对西汉前的所谓暴秦剧秦了,对商鞅他们更是大骂出声,只把商君说成是禽兽恶魔“商鞅以重刑峭法为秦国基,故二世而夺。刑既严峻矣,又作为相坐之法,造诽谤,增肉刑,百姓斋栗,不知所措手足也。”(《盐铁论.非鞅第七》)对秦始皇更是谴责得无以复加。

儒生们还扯淡说什么秦朝的灭亡不是因为赵高,却是因为商鞅和后来秦始皇时的开边名将蒙恬才导致秦朝迅速灭亡(就像现代整个世界大部分主流历史学家都在说不是因为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的两次经济政治改革让苏联灭亡,反倒是斯大林本人所作所为、斯大林的“大清洗”和斯大林主义的经济模式让苏联灭亡一样),简直荒谬到了极点!

“商鞅之开塞,非不行也;蒙恬却胡千里,非无功也;威震天下,非不强也;诸侯随风西面,非不从也;然而皆秦之所以亡也。商鞅以权数危秦国,蒙恬以得千里亡秦社稷:此二子者,知利而不知害,知进而不知退,故果身死而众败......知其为秦开帝业,不知其为秦致亡道也。”(《盐铁论.非鞅第七》)“今商鞅反圣人之道,变乱秦俗,其后政耗乱而不能治,流失而不可复,愚人纵火于沛泽,不能复振;蜂虿螫人,放死不能息其毒也。烦而止之,躁而静之,上下劳扰,而乱益滋。”(《盐铁论.申韩第五十六》)

桑弘羊则坚定不移的对儒生们进行坚定地还击,为商鞅和秦朝进行强而有力的辩护,并且强调商鞅及以后的秦始皇和蒙恬等秦始皇部下都是功高盖世伟大无比,不应该由他们承担秦朝灭亡的责任,而应该由赵高来承担秦朝灭亡的罪责:“昔商(鞅)君相秦也,内立法度,严刑罚,饬政教,奸伪无所容。外设百倍之利,收山泽之税,国富民强,器械完饰,蓄积有余。是以征敌伐国,攘地斥境,不赋百姓而师以赡。故利用不竭而民不知,地尽西河而民不苦......昔商君明于开塞之术,假当世之权,为秦致利成业,是以战胜攻取,幷近灭远,乘燕、赵,陵齐、楚,诸侯敛衽,西面而向风。其后,蒙恬征胡,斥地千里,踰之河北,若坏朽折腐。何者?商君之遗谋,备饬素修也。故举而有利,动而有功。夫畜积筹策,国家之所以强也。”

“秦任商君,国以富强,其后卒幷六国而成帝业。及二世之时,邪臣擅断,公道不行,诸侯叛弛,宗庙隳亡......今以赵高之亡秦而非商鞅,犹以崇虎乱殷(商朝)而非伊尹(乱殷)也。”(《盐铁论.非鞅第七》)

桑弘羊还明确的公开指出蒙恬被赵高和秦二世胡亥假传圣旨而处死,才导致了秦朝的灭亡。强大的秦朝灭亡之后,被蒙恬打的北逃数百里成丧家之犬十几年不敢南下捣乱的匈奴,才重新对于本来已经没有任何边患的中原王朝再次成为了巨大的祸患!“蒙(恬)公为秦击走匈奴,若鸷鸟之追群雀。匈奴势慑,不敢南面而望十余年。及其后,蒙公死而诸侯叛秦,中国扰乱,匈奴纷纷,乃敢复为边寇。”(《盐铁论.伐功第四十五》)桑弘羊还为汉武帝刘彻伟大的对匈奴的自卫反击战争进行光荣的辩护,痛斥儒生们反对进攻匈奴是无耻投降!

“今四夷内侵,不攘,万世必有长患。先帝(汉武帝刘彻)兴义兵以诛强暴,东灭朝鲜,西定冉、駹,南擒百越,北挫强胡,追匈奴以广北州,汤、武之举,蚩尤之兵也。故圣主斥地,非私其利,用兵,非徒奋怒也,所以匡难辟害,以为黎民远虑。”(《盐铁论.结和第四十三》)“今匈奴蚕食内侵,远者不离其苦,独边境蒙其败。诗云:‘忧心惨惨,念国之为虐。’不征备,则暴害不息。故先帝(汉武帝刘彻)兴义兵以征厥罪,遂破祁连、天山,散其聚党,北略至龙城,大围匈奴,单于失魂,仅以身免,乘奔逐北,斩首捕虏十余万。控弦之民,旃裘之长,莫不沮胆,挫折远遁,遂乃振旅。浑耶率其众以降,置五属国以距胡,则长城之内,河、山之外,罕被寇侵。于是下诏令,减戍漕,宽徭役。初虽劳苦,卒获其庆”《盐铁论.诛秦第四十四》)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60
帖子 11677
积分 99260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5
发表于 2016-7-20 13: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看到儒生贤良文学们如此无耻的公开宣扬卖国有理,桑弘羊开始对孔子和他的那七十二门徒这些“原始儒家”“初期儒家”“本初儒家”都产生了巨大的质疑、怀疑和厌烦,开始认为儒家一开始出现的初期就对于强大国家强大民族毫无用处却有阻碍和祸害作用,甚至对孔子、孟子等等所谓大圣人大贤者的本人经历都开始大加嘲讽讽刺挖苦“昔(春秋时)徐偃王行义而灭,鲁哀公好儒而削。知文而不知武,知一而不知二。”(《盐铁论.和亲第四十八》)“文学(儒生)祖述仲尼,称诵其德,以为自古及今,未之有也。然孔子修道鲁、卫之间,教化洙、泗之上,弟子不为变,当世不为治,鲁国之削滋甚。

齐宣王褒儒尊学,孟轲、淳于髡之徒,受上大夫之禄,不任职而论国事,盖齐稷下先生千有余人。当此之时,非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