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10
积分 100265
帖子 11982
积分 100265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20-7-19 07: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为什么网上这么多中医黑?

为什么网上这么多中医黑?
 
文/大道不空
 
不久前,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市中医局会同相关部门起草了《北京市中医药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及说明,现公开征求意见。
 
其中一条很重要的消息是:诋毁、污蔑中医药,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此事很快便掀起轩然大波,并持续发酵。俺也来写篇万字长文,认真探讨一下这个事情。
 
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之所以为中医药特别立这么一条法规,是因为这些年来的“中医黑”实在闹得太过分了。
 
同样的,立法是事出有因,那么这许多的中医黑又是怎么来的呢?同样是事出有因,我们先一起来盘点一下。
 
一、为什么这么多中医黑
 
任何一个能够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的,都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个例,背后一定蕴藏着非常丰富的内涵,这种内涵,往往会同时覆盖政治、社会、文化、历史等多个方面。而“中医黑”的诞生以及疯狂,正好同时应证了这几个层面。
 
1、政治目的——反华旗帜高高飘扬
 
首先必须明确的是,如此之多的反中医的声音,在网络以及社会各界都频繁出现,屡禁不止,造谣抹黑,无所不用其极,这绝对不可能是单纯的、散乱的网民自发行为,而是有幕后黑手全盘操控的有组织、有计划的开展。
 
而这些幕后黑手,不惜重金、不惜花费无数精力和时间来开展这种“中医黑”的行动,其主要目的则出于两个方面:经济目的和政治目的。
 
经济目的很好理解,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算一笔简单的经济账做个直接的对比,就一目了然了。
 
目前正是新冠病毒全世界疯狂肆虐,中国因为体制优势和民众的高度自律,加上中医药的独有优越性,让新冠病毒在中国很快得到了遏制,目前已经基本处于可控状态;而美国这个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新冠却一直疯狂泛滥,而且至今仍然有快速上升的趋势。
 
美国遏制不住新冠的原因有很多,政治体制、国家文化、民众认知都有影响,另外一个影响是控制新冠的成本非常高。
 
不算隔离防控的所花费的各种直接、间接的费用,光说每一个确诊病人的治疗费用,加起来这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如果是纯西医药诊疗的话。
 
美国卫生政策分析组织KFF发布一项研究显示,对于有重大并发症和合并症的新冠肺炎住院,平均总费用为20,292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4.4万元,是我国人均费用的8.5倍。相比之下,中国的这类重大并发症和合并症的人均诊疗费用在1.7万左右(如无中医药配合的情况下,最高可达百万)。
 
美国的医疗科技比中国发达,无论是器械还是整体医疗水平都比中国先进,为什么美国的医疗反而更贵呢?排除两国之间的人工、物价的差异,另一部分的差异主要就表现在了两个方面。
 
一是,如果不使用中医药配合治疗,美国病人的诊疗期要大大长于中国的。多住一天院,多看一天的病,这个费用自然增加很多。
 
二是,中国使用了中医药配合治疗。中医药不仅能治病,更能防病,如果在新冠病毒确诊的早中期使用中药,其效果会更好,这样就大大减少了发展成为重症以及并发症的可能性,自然大大降低了诊疗费用。另外,中医药本身的成本就要远远低于西医。
 
再来看武汉防治新冠时的一组对比数据。

根据医保已经公布的数据,早期在未使用中医药配合诊疗的时候,救治一个重症患者,平均费用大概在15万左右。而到了中后期,开始大力推荐使用清肺排毒汤,用三天时间,一个疗程也就是100块钱左右,两个疗程也就是200块钱,就将人均治疗费用大大降低,从原来的15万直降到了后来的1.7万左右。
 
前后差距、中美差距,光这笔直接的诊疗开支就相差约十倍。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彻底消灭了中医药,让中医药从中国的医疗系统中滚蛋,而全盘使用西医药进行所有的诊疗。可以为西方的经济带来多么大的刺激。
 
马克思说:“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
 
那么,为了这个至少1000%以上的利润,资本当然可以不择手段,去尽一切可能的办法打压中医药。而收买水军,对中医药发动全面的攻击,相对而言,已经是一种花费最小、效果却也相当可观的手段了。
 
除了经济问题的影响,政治原因上还有一个也是很明显的原因。就是从各个角度去矮化中国,矮化中国文化,摧毁中国人的信仰和文化传承。
 
一个缺少了自信的民族必定无法强大,一个没了根基的民族很容易灭亡,一个没有了自主权的民族只能以其他人的附庸形式存在。
 
而这些幕后的黑手操控“中医黑”的根本目的,正是要摧毁中国人的自信、传承和文化基因。
 
网络上也有一些黑幕解密资料,可以作为西方黑手收买水军打压中医药的直接证据。
 
譬如:
 
《美国药品史话》是由已故美国出版家Morris A. Bealle经过深入调研后所撰写的对当时美国药品界卡特尔-洛克菲勒家族-的运作手段、利润分配以及其对美国人民健康造成的巨大损害等鲜为人知的内幕予以揭露的调查报告。尽管身处“新闻自由”的国度,该书作为美国最重要的健康政策报道之一自1949年问世以来时至今日仍一直受到利益集团的封锁和打压,但这也不能阻止其创造到1975年再版33次的传奇经历。
 
在其中“殖民化”一章中,作者着重披露了1917~1949年间洛克菲勒家族对中国所进行的慈善募捐,兴办医科大学、药学基金会和学会等活动,以 “拯救中医中药”的美名,打着“中医药现代化、科学化”的幌子,从而企图达到潜移默化地使中国人对自己的中医药学术的根源与体系产生怀疑,进而使之厌弃经过多少个世纪检验的安全、有效却又廉价的草药和无法通过大规模动物实验来验证的古老针灸,最终达到占领中国医药市场的战略目的。
 
洛克菲勒基金会最后一次年度报告详细记录了过去44年来基金会给予各个大学和公共机构的捐赠,这些捐赠总计超过了五亿美元。
 
当然,这只是网络上各种“中医黑”产生的一部分原因,说到中医黑,还有其他原因。
 
2、历史遗留——文化不自信根深蒂固
 
中医黑现象并不是网络出现后才有的产物,其历史已经有些年头了。盘点起来,大抵是从上个世纪初就已经出现了。尤其是在新文化运动中,郭沫若、鲁迅、胡适之等几位民国时期的“大师”,冒出了诸多于中医不利的言论。从胡适之先生的“中医不科学”,到鲁迅先生的“中医是骗子”,到郭沫若先生的“宁死不请教中医”,他们可以说是中医黑的鼻祖了,而他们反对中医、黑中医的一些观点、看法也成为了如今越来越多人黑中医的至理名言。
 
但是,需要知道的是,鲁迅等人反对中医、抹黑中医,他们的初衷与前边所说的政治原因是截然不同的;他们更多是出于一种希望国家创新变革,脱离过往桎梏的考虑和呐喊。这里头,既有一些认知上的进步,但是也有一种时代大变革时的历史局限性。
 
大体上来说,新文化运动时候的中国知识分子,普遍存在一种极度不自信、近乎全盘否定中国的文化的问题。
 
比如鲁迅、胡适等人,不仅提出要废除中医,甚至还提出连汉字都应该废掉的倡议。
 
造成这种怪异现象的原因很复杂,其中最重要的是两点。
 
第一,是经过满清数百年的统治(还包括更早以前的腐儒理学对中国文化的伤害)后,中国的文化发生了许多可以说是质变,文化精髓遗失严重,却留下了许多的糟粕,尤其是奴性文化盛行、享乐文化盛行、官僚文化盛行,造成的结果就是中国闭关锁国,落后于西方世界。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国门,也摧毁了许多国人的意志。一时之间,看到的是中国的全面落后,继而产生了对于中国传统的各种不自信和否定。而中医,正是这些不自信中的一环。
 
第二,鲁迅留学过日本,胡适留学美国,郭沫若留学日本。。。。。这些当时的知识分子,在这些相对发达的国家,看到了西方科学技术文明,对社会带来的巨大革新和进步;而沉浸在历史糟粕中的中国,却积弱难为,负重难行。尤其是邻国的日本,本来也是个积弱的封建主义国家,但在明治维新之后,大举引进西方文明,废除很多传统,反而面目一新,很快成为了后起之秀。一举将原来的老师——中国,踩在了脚下。而日本也同样有一段时间,在大力提倡废除中医、废除汉字,等等,这些无疑都对鲁迅等人产生了相当大的刺激。
 
日本的革新、英美法德等强国的崛起,让本来已经缺乏自信的中国人,又进一步开始怀疑自己、否定自己。而中医药也在这个时期成为了众矢之的。
 
现在网络上很多“中医黑”,拿着鲁迅等人的反中医言论来说事,其实同样是一种文化不自信、历史虚无主义的遗毒。
 
殊不知,在全面落后的积弱时代,你盲目崇洋媚外、极度不自信、急于否定自己的一切,还稍微可以理解,但是到了现代,中国已经全方位复兴的时候,还是和当年一样这么不自信,就完全不可理喻了。
 
关于这个认知问题,稍后再说,现在继续说第三种原因。
 
3、认知偏差——非黑即白要不得
 
其实当年鲁迅等人怀疑中医,否定中医,除了特殊时代背景造就的一种极度不自信的历史局限性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认知偏差——看待世界非黑即白。
 
而这样的认知习惯,在如今的中国网络上仍然大范围存在,很多人习惯性地非此即彼、非黑即白,而正是这种比较极端、偏激的认知习惯和错觉,导致了诸多新的“中医黑”的诞生。
 
这种认知偏差同样表现在几个方面上。
 
第一,中医不是科学范畴的,是神学或者神秘学范畴的。本着“严谨”的科学态度,应该废除中医。
 
第二,中医不能动手术,只能治小病或者慢性病,不能治疗大病或者急性病。
 
第三,因为中医很多检测、治疗手段都是无法“量化”的,它也无法像西方那样做严格详尽的认证,所以很多时候中医拿不到营业执照(科室)、中药则拿不到相应生产批次等等。
 
但是,这些认知其实本身都是很有偏差的。我们可以用一个比喻来做一下鉴别,说明这种认知偏差的谬误。
 
让打拳击的裁判去监管散打,用打拳击的规矩去约束散打选手的行为,这样的比赛能好看吗?
 
又或者,用人眼里的世界,去与相机里的世界做对比,会是同一样的感觉吗?要知道,人的眼睛像素有5亿之多,而现在的相机,能够达到4千万,就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说白了,用西医的方法去验证中医是否科学,压根就是一件南辕北辙的事。
 
而且,这些中医黑的拿来批判中医的观点,本身也存在着大量的不足,甚至是故意造谣。
 
比如说中医不会手术,手术都是西医的,就是大谬。下边有几张图可以作为批判的佐证。
分别是中医做手术的一些器械和相关典籍。
 
至于说中医不会治疗大病、重病,那更是扯淡。历史上用中医药对付大规模瘟疫的案例,实在太多太多了。远的不说,就算现在的新冠病毒,不也是铁证如山吗?
 
所以,我们应该脱非黑即白的认知偏差,正确对待中医药的问题。
 
二、正确对待中西医
 
不正确的认知方式,绝对会产生大量的错误认知;对那些收了昧良心钱,充当外国势力颠覆中国的“黑手”来说,是无法用讲道理的方式来点醒他们的,只能运用政策或法律手段去进行严惩。
 
但是,对于那些因为认知偏差而产生的“中医黑”,却希望他们能够认真反思一下自己的言行和思维方式。
 
1、唯华是举——态度永远是第一位的
 
人是主观性的生物,人的行为和言行都受主观意识的支配。而这些言行举止所产生的效果,则在很大一部分程度上,由个人态度决定。
 
所以,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一个纯正的中国人,一个真正的爱国者的话。你会认真思考自己的定位。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在支持或者反对中医药的?
 
而对我来说,我认为一个真正的中国人,他如果一心想要中国崛起,希望祖国强大的话,他做任何事,都是出于基于“为中国好”的考量的。
 
态度决定行为高度。
 
如果有了这样的认知方式,那我相信,从中医药的角度去看,你会首先思考的是该如何客观对待中医药的存在,对它的不足以及优越之处都会认真的思考;而不是简单的全盘否定。
 
我们称之为“唯华是举”,就是对于中国本身存在的传统文化,我们都会更优先、宽容地对待,而不是冷漠苛责,横挑鼻子竖挑眼。
 
反过来,如果你坚持用一种全盘否定的态度去对待中医药,鸡蛋里挑骨头,戴着有色眼镜去区别对待,那么,你的认知永远不可能客观公正。
 
同理,如果你戴着眼睛去给西医挑刺,一样可以挑出无数毛病来。那么,你是不是也可以简单地对西医进行全盘否定呢?
 
而在网络上,就不乏这样的一种声音:每当中医药出现某种治疗不当,或者某些无良商家炒作中医药概念的时候,就有人全盘否定了中医,把所有中医师、中医技都嗤之以鼻;而反过来,当西医出现类似的医疗事故、医疗腐败丑闻时,则将其视为一些个例。
 
这样的态度可取吗?这是明显的双标!
 
所以,我们一定要秉着“唯华是举”的态度,即使做不到刻意宽容对待中医药,至少也学会用对待西医的态度一样去理性对待中医。
 
只有做到这点了,才能真正了解中医,了解中西医的差异,然后才可以中西结合、取长补短,真正提升我国的医疗水平。
 
2、客观评述——正确对待的中西医的不足
 
其实,就人类发展的文明历史来看,人类文明的发展程度还真说不上一个“高”字。至少,在对大自然、也包括人体健康的认知方面,还是相当的欠缺。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还是先举几个数据来做一下例证。
 
目前人类认识的生物大约有150万种,而在地球上出现过的生物,可能会超过10亿种。
 
海洋占地球总面积的70%,占地球生存空间的90%以上;但是人类对海洋的探测,大约只占到海洋世界的10%。
 
这也就是说,人类对自然的了解是非常少的。那么,所谓的科学能够完全解释地球上发生的一切吗?又或者换句话说,科学可以将自然界的一切都“量化”处理吗?很显然不是。目前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或者说解释不清楚的现象仍然非常多。
 
而“中医黑”们,之所以说中医不是科学,则主要就表现在“无法量化”上。因为西方的科学是注重量化和细分的,什么东西都要拆开来对待。
 
比如说,同样是药材,中医讲究的是几种药材的配伍,具体里头含有什么成分,则不那么重视;而西医恰恰相反,讲究的是一病一药,每一种药物都要拆开来检测,含有哪些成分是可以针对哪些疾病的。
 
表面上看,西医这一块确实要更“严谨”些,也是中医药有所不及之处。
 
但是要注意的是,其实中医并不是不能“量化”(否则你怎么解释中医用药要有严格的剂量规定?)只是一些比较玄奥的理论,用目前的科技“无法量化”。
 
中医比较注重辩证,讲究的是天人合一。西医则比较注重片面和局部,喜欢的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表面上看,西医的理论似乎更“科学”,更可以“量化”。因为头痛,可以打开脑袋来检查,是不是出现了脑部的伤害或者病变。但是,西医忽略的却是,头痛真的只是头部组织的伤害或病变造成的吗?
 
中医认为不一定!
 
中医更注重的是,人体是个整体组织,有经络、气息等对整个人体进行管理和协调,人体和大自然一样,是讲究整体“平衡”的,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就可能在某个器官上出现病痛。这种平衡是整体性的,打破的平衡则是局部性的,所以要找到的,不仅是这个局部组织上出现的病痛或者伤害,还需要找到平衡为什么被打破的根源。所以,中医除了研究局部病患如何治疗,还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等对这个人体平衡的影响。
 
从纯理论方面上来说,其实中医要更全面、更辩证、更高级。只不过以现在相对还比较低级的“科学”,暂时无法全面解析这个理论而已。
 
注意:目前西方医学,也已经在朝向这个“天人合一”的方向去研究。
 
比如,西医在心血管疾病方面的研究上就发现,在心血管内科就诊的病人中,几乎高达1/3的患者伴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障碍。可表现为焦虑、抑郁、躯体形式障碍等等。他们有的可能确实患有不同程度的心血管疾病,心理障碍加重或扩大了原有的心血管症状;而有的却是心理疾病本身所表现出的心血管疾病和体征。在临床上,心身互为因果,有时会给疾病的诊治带来一定的困难。
 
换句话说,西医也开始意识到:疾病的出现和诊疗,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问题,可能远比这个要复杂得多。
 
而正是因为西医在这个方面上的认知还有相当的不足,以目前的医疗科技水平也基本无法检验出这个“天人合一”的影响究竟有多大。所以,理论程度上更高的中医,并不是不能用西方的科学技术去“量化”,只不过以目前的标准而言,量化不足而已。
 
相信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理论认知的提升,中医也是可以“量化”的(但是这个量化标准有可能会和目前的西医不尽一致。)
 
再来举个例子。
 
我们小的时候一直都吃猪油,或者说猪油和菜籽油、山茶油等植物油混搭;但是过了几年后,铺天盖地传出了“猪油是造成心血管堵塞的元凶之一,一定要远离猪油”的声音。谎言重复千遍,就变成了真理。于是人们真的相信了这一点,开始远离植物油。但是,又过了若干年之后,人们发现远离了猪油,好像心血管疾病只增不减。于是又开始重新审视猪油问题。
 
随着研究的深入,发现我们确实“冤枉”了猪油。之所以以前说猪油吃了不健康,会堵塞血管,倒不仅仅是因为植物油商家的炒作,其实确实是西方科学在检测过程中出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纰漏。而随着科技的发展,检测手段的提升,新的研究发现,其实猪油不是不能吃,只是不宜多吃,而最好的油脂食用方式,就是荤素油的搭配。于是,现在又开始提倡,动植物油轮流食用的饮食方式。(其实人本来就是杂食性动物,荤素搭配更适合人体的自然平衡。)
 
看看,所谓的“科学检测”,是有其过程性的,是可以不断改进的,甚至不断自我颠覆的。
 
所以,中西医各有各的不足,也各有各的优势,不应该互相否定,而是应该互相借鉴,互相促进提高。
 
补充一下,即使以现在的科学技术,和相对昌明开放的认知,也对相对比较超前的中医理论无法完全验证,那在鲁迅、胡适等人的那个年代,更加做不到了;而当时他们又处在一个盲目西化、全盘自我否定的一个全民意识缺失年代,充满了各种不自信,那么全盘否定中医药以及中国文化,都是有其独特时代背景的,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你可以简单地理解成当时的这些所谓知识分子,都普遍有一种焦虑、躁狂、恐慌之类的心理疾患,精神不正常情况下说的话,是不具备法律效应的,仅供参考,不必当真。如果现在还拿着当年这帮人的言论来做“中医黑”,可以说是枉曲直凑、愚不可及。
 
而且,就算是这几位当年的中医黑鼻祖,到了自己认知的逐步提升之后,他们也开始慢慢正视中医的作用。比如,鲁迅先生改变对中医的看法,是在从日本学医回来之后,大家可以从他的日记之中看到他对中医态度的大大转变,他在日记中记载了大量自己用中药治好病的事情,也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大量的收集、整理了古中医书籍。
 
而就算当年拼命否定中医的日本,这些年来也开始重新重视中医药,目前日本的中药销售在海外市场上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中医药的鼻祖——中国。而我们的一些人,还在那呆头呆脑地拼命自我否定,作孽哦!
 
中西医各有所长、各有所短。西医的长处是数理化、尺度化,部门病变查抄明确;中医的长处是整体不雅观念和辨证施治。中医治病要综合阐发,同一种病,得病的年龄、体质、季节等不一样,病理即不一样,用药也不能一样,讲究同病异治、异病同治,方法灵敏,简便效廉

拿胃病来做个例证:

西医的仪器检测能找出胃病是哪一种炎症,是浅表性胃炎、萎缩性胃炎、腐败性胃炎还是溃疡,这些部门它能够查得很清楚,但治法用药比较统一。中医在诊断上就不一样,要辨性质是气滞、血瘀、寒或是热,还要看肝、脾、胃等功能能否失调,这个西医用仪器查抄不出来。因而,对胃痛这种病,用仪器来诊断中医的病理,西医无法做到;用中医的方法来调气活血,西医没有根据。这就构成中西医从理论、论证到阐发病情和治法用药都不一样。
 
其实,中医、西医都是医学科学,但两者又有很多不同之处,具有不同的理论体系。西医起源于尝试医学,西方医学的诊断根本上是从尝试和仪器上获得的。学西医首先要学尝试,尝试的根底是解剖、生理、病理。西医是从十五世纪埃及、希腊工业革命产生的复原论和十六世纪德国创建了细胞学才初步开展的,快速的开展也就是近百年。
 
中医则不同,中医注重理论和辨证论治,不是通过动物尝试,而是通过医生对患者的四诊间接察看阐发,获得诊断根据,然后处方用药,这叫由外及内,由表及里,内外结合。通过反复综合阐发找出病理,升华成理论。这样几千年来反反复复理论指导理论,理论充实理论、修改理论,构成了中国医学科学的理论系统使中医成为一门科学。
 
3、洋为中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那么,究竟应该如何好好继承并发扬中医药呢?
 
窃以为,应该从内外两方面,政策、舆论、教育、科研多方导向同步进行。
 
所谓内,就是继续苦练内功,深入发掘中医药的潜能,并在原有的基础上,对中医药进行更高、更深、更新的研究发展;理论结合实际,探讨中医药的传承、革新、发展、推广;并对中医药本身存在的糟粕、不足等,进行去芜存菁的改革。
 
所谓外,就是认真学习西方医学的昌明先进之处,吸收西医的长处,弥补中医的短板;同时大胆探索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的新路子、新方法,为中国医学的发展做更多尝试。
 
这里需要补充说明一点,其实这次新冠疫情,中国能够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更好、更快地控制住了疫情,中医药发力、中西医结合的方式,功不可没。有一组数据可以例证:
 
武汉冠状病毒新的中西医分组对比治疗试验结果对比:
 
中医西医治疗人数:中医320,西医320
最终死亡病人
中医0,西医113
死亡率
中医0,西医35.3%
痊愈时间:中医平均7天
西医20天了还在治疗!
治疗方式:中医:中药、针灸,西医:氯喹抗生素激素吊水等等
后遗症:中医,无,西医:肺纤维化,尿毒症,心肌炎等等
医疗费:中医,几百块钱,西医:大于40万,
中医治疗320人,0死亡;西医治疗320人,死亡113人。
 
(2020年3月的一组对比诊疗实验数据)
 
中医药在抗击瘟疫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而这个事实也已得到世界很多国家的认可,并纷纷尝试在本国的战疫中引入中药治疗。
 
政策方面:
 
中国政府已经看清了事实,中医绝对大有可为。为此,已经发出众多的通知呼吁多进行中医药治疗,并且已经在着手制定相关法律,扶持并完善中医药的发展。
 
更关键的一点,国家应该在政策层面上,对中医药进行“正名清源”的工作。毕竟中西医理论相差甚远,如果完全用西医考核的方式,来对中医师进行管理,这显然是一件“牛头不对马嘴”的荒唐事。应该组织中医界的权威人士、资深从业者,研究并制定一些中医药考核的规定,将中医营业逐步规范、完善起来。
 
此外,也应该大力开展中医药进校园、进课堂、进社区、进医院的工作,给中医药一个健康成长的肥沃土壤和生产环境。
 
同时,也应该大力开展对于那些不规范行医、甚至是诈骗的“神棍”“庸医”的管理和整顿,对于那些滥用中医药名义进行夸大商业宣传、从而影响中医药业界名声的行为,也要严厉打击。
 
多管齐下,标本兼治,让中医药逐步壮大起来。
 
舆论方面:
 
中国政府应该从传统的报刊媒体,到各级别的网络门户网站,以及现在正方兴未艾的自媒体,都要进行相应的倡导和管理。
 
对于那些故意扭曲事实,采用诸如移花接木、截头去尾、浑水摸鱼等手段来攻击污蔑中医药的,要严厉打击。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对于中西医的宣传或者批评,都应该一视同仁。不能一个中医师治疗失败,就把矛头指向整个中医行业,大肆批判;而一个西医师治疗失败,就只是个例,不了了之。
 
同时,还应该鼓励媒体各界人士,多方探讨中医药的历史、发展、革新,客观、公正、积极地去宣传中医药,让民间更客观清楚地了解中医药,爱上中医药。
 
教育层面:
 
大力开展中医药进各级校园、课堂以及民间学校、社区教育等机构,大力开展各种教材、辅导资料、医药科普书籍等的编订、印刷和销售、赠送、订阅等工作。
 
还可适时引导各界,开展中医药知识竞赛、中医药科普专栏等宣传教育方式,提升全民的中医药认知水平。
 
科研层面:
 
鼓励开办各种中医药的科学研究,从医学理论到医学实践,从古方传承到新方研发,从医药配制到药物萃炼,都开展更加深入、更加全面的探讨研究。同时,鼓励中西医多方交流,开展更多的合作和互相学习的工作,洋为中用,古为今用,中西医结合,更快更好地提升中国医学的水平,让更多的中国民众从中受益。
 
其实,说来说去,之所以中国会有这么多的“中医黑”,原因很多,但是只要从各个方面予以重视,不断拨乱反正,相信中医黑会越来越少;而当中医黑基本上由黑转白,甚至由黑转粉之后,那才是真正地实现“文化自信”“民族自信”了。

附录几个身边人的真实故事:

1、大约1990年,表弟那年4岁,肚子里长满了蛔虫,西医打针吃药效果不佳,说是要开刀从肠胃里取虫子。巧遇一位老中医给了一个方子,分文不取,生吃2两麻油即可。回去之后我表弟喝完麻油,蛔虫从嘴巴里吐出整一痰盂,从此好了。

2、2002年,一位已经患了4年鼻咽炎的朋友,当时还在读大学。后来经由校医务室医生开了消炎药,一直吃好一点,停药就发作,鼻塞鼻痒鼻涕大把,咽干咽痒咳嗽不停。工作后回了老家,找了一位刘姓老中医,老中医给他开了三幅中药,喝了之后彻底治愈。药方至今保留,见下图。

3、992年,朋友的表弟农村出生,接生婆没处理好,导致脐带口破伤风。高烧不退,浑身紫黑,闽东地区医院的医生建议放弃治疗。朋友妈妈和另外一个姨力排众议继续治疗。一位老中医开出一个方子,里面都是厚味,记得有蜈蚣,蝎子,蟑螂屎。那时候 这位朋友的老房子有一面土墙,蟑螂屎就来自这幢老房子。一周之后奇迹发生,表弟通过中药煎服,神奇般的康复了,从此没有生过病,现在也快30岁了。系全省第二例满月幼儿脐带重症破伤风治愈案例。

4、朋友孩子小时候经常扁桃体化脓性发炎,高烧39不退。隔壁就是一个老中医,他诊断之后提出两点。第一:糖果不可以吃,因为现在很多糖果都是工业麦芽糖和工业红糖制品,还有不少糖果使用了转基因的蔗糖加工制作。这些都对孩子的健康有损无益。第二:当地气候燥热,小孩要少吃热性食物。

老中医另外嘱咐,当地(福建福安)的古法红糖可以给小孩子泡水当饮料去湿防感冒,古法麦芽糖可以给孩子当零食增进消化功能。

谨遵医嘱,孩子们没有再扁桃体发炎。

5、朋友老家有一种黑黑的大蚯蚓,伸长后足有40-50公分长,看着瘆得慌。他小时候顽皮,朝着大蚯蚓撒尿,被蚯蚓吐了一口,小弟弟红肿疼痛。去医院问,医生说打针吃药一大堆。老中医则说,去找一只旱鸭子(番鸭),取一点鸭子口水一抹就好。之后照做了,真的一抹就好。

6、朋友小时候盲肠下垂,脱落到阴囊。西医治法是开刀手术。老中医开了一个方子,全是温热植物果实:龙眼核,荔枝核,福橘核,红枣核等等。煎服几次,就治愈了。

7、讲一个朋友爸爸的例子,那时候他左小腿里面烂了一个大窟窿,里面已经泛黄就像是老母鸡油一般,烂的已经很深了。沿途也看了一些西医,都是消炎黄药粉啥的,表层好了,里面越烂越深。后来碰到一个老中医,抓了一只老鼠和一点草药一起舂碎,然后弄成两个膏药,当场贴了一副。说一周后贴另外一副,第二幅等药膏自己脱落就好了。当时他还一直犹豫,这么深的化脓伤口,两副膏药就可以吗。但是,真的就两副膏药彻底治愈了。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20 22:53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