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牛老爷
诗童
Rank: 2



UID 9238
精华 4
积分 493
帖子 52
积分 493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7-4-2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8-3-31 11: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郦食其的悲哀

还是借箸代筹的故事。这一次要说说故事的另一个主角郦食其。这个人向刘邦出了个孬主意,建议刘邦恢复战国时代的封建局面。张良向刘邦解释,说明这个主张不可行。刘邦听得连嘴里的饭也吐出来,骂曰:竖儒,差点坏了大事!

不能说刘邦骂郦食其没有道理,但他骂其人却是郦食其实竖儒却是骂错了。郦食其不是儒生,他自己也没有承认自己学的是儒学。他向刘邦自我介绍是个高阳酒徒。其实,按照《史记》和《汉书》所记载郦食其的事迹,他应该属于纵横家而不是儒家。而郦食其尽管曾经向刘邦出过不高明的提议,他对于刘邦的事业却是做出过巨大的贡献,不应该是个被人忽略的人物。

郦食其是陈留高阳人。这个高阳是高阳鄉,不是现在河北省的高阳县。高阳县要到汉高祖六年才设置,因而郦食其生前没有高阳县。按照东晋史学家徐广的注解,郦食其的老家在现在河南的杞县。

郦食其“好读书,家贫落魄,无以为衣食业,为里监门吏。然县中贤豪不敢役,县中皆谓之狂生”。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时,郦食其已经六十余岁。也就是说,他青年时代经历过秦统一六国的大时代,并没有什么出息,当了个村镇的守门官,也算是吃皇粮的公务员。由于脾气古怪,人们也不敢指使他做事。所谓好读书,自然也是年轻时的事,秦始皇焚书,颁布《挟书律》,要读书无书可读;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郦食其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读书了。

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六国故地纷纷响应。陈留四战之地,《史记》说诸将徇地过高阳者数十人。兵来兵往,经常过队伍。郦食其不是隐逸之士,不甘心默默无名过此一生,但是认为这些人不能成大事,不值得自己投身卖命,于是自己躲起来,躲得远远的。

秦二世三年二月(公元前207年),刘邦奉楚怀王之命率兵西进。攻打昌邑失利,引兵经过高阳。郦食其认定刘邦值得投靠效命,刚好有个老乡的儿子在刘邦手下当骑兵,趁着路过的机会回家探亲。郦食其向那士兵说:“我想到刘邦那里做事,听说他常常问地方上有没有人物,你替我介绍一下,说有个姓郦的读书人,六十多岁,八尺高,人家说他是怪人,实际上并不是怪人”。士兵说:“这不好办。沛公这个人不喜欢儒生。有人儒服拜见,他脱下人家的帽子当尿壶。他还常常骂人,不能说你是读书人啊”。郦食其回答说:“你尽管说好了”。

郦食其和刘邦初次见面的情景。《史记》有两个版本,都出现在同一卷。为了方便讲述,姑且称之为情景一和情景二。

情景一:
沛公至高阳传舍,使人召郦生。郦生至,入谒,沛公方倨床使两女子洗足,而见郦生。郦生入,则长揖不拜,曰:“足下欲助秦攻诸侯乎?且欲率诸侯破秦也”?沛公骂曰:“竖儒!夫天下同苦秦久矣,故诸侯相率而攻秦,何谓助秦攻诸侯乎”?郦生曰:“必聚徒合义兵诛无道秦,不宜倨见长者”。于是沛公辍洗,起摄衣延郦生上坐,谢之。…

情景二:

初,沛公引兵过陈留,郦生踵军门上谒曰:“高阳贱民郦食其,窃闻沛公暴露,将兵助楚讨不义,敬劳从者,原得望见,口画天下便事。”使者入通,沛公方洗,问使者曰:“何如人也?”使者对曰:“状貌类大儒,衣儒衣,冠侧注。”沛公曰:“为我谢之,言我方以天下为事,未暇见儒人也。”使者出谢曰:“沛公敬谢先生,方以天下为事,未暇见儒人也。”郦生瞋目案剑叱使者曰:“走!复入言沛公,吾高阳酒徒也,非儒人也。”使者惧而失谒,跪拾谒,还走,复入报曰:“客,天下壮士也,叱臣,臣恐,至失谒。曰‘走!复入言,而公高阳酒徒也’。”沛公遽雪足杖矛曰:“延客入!”…

这两段大同小异,都写得生动,各有千秋。但细看之下,却是颇有出入。

首先,会面的地点不同。情景一是传舍,即现在的宾馆或招待所;情景二是刘邦的军营,或者居所。

按照情景一的内容,刘邦是自己跑到传舍跟郦食其见面的。这说明郦食其老乡的骑士把话说了,刘邦愿意看看郦食其这个人,至少刘邦是有点诚意的。而情景二说刘邦根本不认识郦食其,是郦食其自己跑上门的,而且还差点进不了门,要和守门人吵一架。

情景一没有提到高阳酒徒这个词语。刘邦既然已经知道郦食其,郦食其自然不需要强调自己不是儒生;反之,情景二的情况是刘邦对郦食其毫无认识,而郦食其穿戴得像个儒生,郦食其就要自己分辩了。

两个情景都说了刘邦正在洗脚。情景一有点不寻常,为什么刘邦来看人家,却要在宾馆耍起流氓,找两个服务员替他洗脚?是不是嫌自己脚臭,不想薰着?情景二就没什么问题,在自己的地方,你来的不是时候而已。说起来,刘邦本来就是流氓,情景一说的也符合刘邦的性格。我们不妨说,情景一突出的是刘邦,而情景二突出的是郦食其。

《史记》的这一卷《郦生陆贾列传》,顾名思义是郦食其和陆贾两个人的合传。情景一出现在郦食其的本传,情景二出现在卷末.就是说司马迁写完了郦食其,写完了陆贾。却在最后一段“太史公曰”之前忽然又再次说起郦食其的事迹。显得很不协调。清代史学家梁玉绳因此认为情景二是后来添加的,不是司马迁的手笔。班固的《汉书》没有采用情景二的内容。

然而,《史记·高祖本纪》也简单记述了这件事:

西过高阳。郦食其为监门,曰:“诸将过此者多,吾视沛公大人长者。”乃求见说沛公。沛公方踞床,使两女子洗足。郦生不拜,长揖,曰:“足下必欲诛无道秦,不宜踞见长者。”于是沛公起,摄衣谢之。延上坐。

刘邦“方踞床,使两女子洗足”,符合情景一;“乃求见说沛公”,地点是刘邦自己的住所,符合情景二。那么,哪一个情景才是事实?可能是永远弄不清楚的谜。

我们还是按照情景一的内容分析一下吧。

应该说,郦食其进来时看到的是一幅非常不雅的画面。

古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没有连裆裤概念的,上衣下裳,所谓的裳,跟现在的裙子差不多,不穿内裤。所谓正襟危坐,就是整理好衣裳,双膝跪在席上,不让生殖器暴露。刘邦撩起下裳,岔开双腿,倨床坐着。大家不妨想象一下是什么样子。不过刘邦流氓成性,能够摘下人家的帽子往里面尿尿,大概也不会管它雅还是不雅了。

郦食其不愧是个说客,三言两语就让刘邦改变态度。停止洗脚,整理衣衫,用心听郦食其说话。郦食其讲了些纵横家的议论,很对刘邦的脾胃。于是刘邦请郦食其吃饭,继续向他请教。

郦食其对刘邦说,你以现在不足万人的乌合之众,西征攻打咸阳,还不是送羊入虎口,自己找死?你应该先打下陈留,这里有粮有兵。我和陈留县令是朋友,可以劝他投降。如果他不听,你去打他,我做内应。

刘邦听从郦食其的意见。果然顺利打下陈留。小枪换炮,实力大增。打下了以后首先进入咸阳,灭亡秦朝的基础。至于是怎样打下来的?情景一没有说明,情景二说县令不肯投降,郦食其晚上割下朋友的脑袋,潜出城献给刘邦。乱世,友谊也就没价值了。班固写《汉书》时,可能是出于对卖友求荣行为的反感,也没有明写刘邦是怎样拿下陈留的。事后郦食其让他的弟弟郦商拉起几千人的队伍,假如刘邦的军队。而他自己则被封为广野君,看来杀县令的事是他干的。

郦食其对刘邦大业的第二个重要贡献是在汉三年秋(公元前203年),当时项羽打下了荥阳,杀掉刘邦的御史大夫周苛。刘邦退保巩县、洛阳。打算放弃成皋以东,专注防守。项羽要分兵解除韩信、彭越在后方的威胁,没有继续进迫。郦食其向刘邦建议:王者以民人为天,而民人以食为天。荥阳附近的敖仓有很多粮食,项羽不重视,只派了写老弱残兵把守。你赶快把敖仓打下来。守住太行要道,胜利不远了。果然,项羽粮食不继,士兵疲惫,被迫和刘邦停战,签订鸿沟之约。

郦食其的第三件大功是说服齐王田广投降,不过这一次却把自己的命也陪上了。说起来还是相当冤枉的。

韩信正在进攻齐国。郦食其对刘邦说:齐国地大,有二十多万军队,不是短时间能够打下的。我去说服他们,让他们跟我们结盟。刘邦同意了。齐王田广是六国贵族田荣的儿子,这田荣不但不属于楚国阵营,而且和项羽有过节。田广与刘邦也没有深仇大恨,在军事政治双重压力下,说服田广有成功的条件。果然,郦食其凭着三寸不烂之舌,顺利完成任务。田广撤销了历下防线,派使者向刘邦通告,天天和郦食其喝酒言欢。

韩信听说田广投降了,准备罢兵。偏偏手下有个叫蒯通的谋士对他说:汉王命令你攻打齐国,一面又派说客过去做工作,现在说客成功了,汉王有没有下令你停止?而且你带了数万军队,辛苦了几年,打下了赵国五十多个城。人家郦食其光靠一张嘴巴,收服了七十多座城,你的功劳反而比不上他。韩信听了也是,于是连夜出兵。齐军毫无防备,被韩信一直打到都城临菑。田广以为郦食其欺骗自己,烧了锅开水,把郦食其丢进去煮了。可怜年近七十的老人家,中了自己阵营的暗箭,结束了本来大有作为的一生。田广逃到高密,被擒。田广的叔叔田横带了五百余部逃到海岛,后来全部自杀。

韩信不顾自己同僚安危,背信弃义进攻已经放下武器的敌人,固然是卑鄙行径,然而我们从后来的发展看,却是消除了汉帝国一个隐患,对于刘邦政权的稳定起了重要作用。

刘邦统一天下之初,封了七个异姓王,分别是楚王韩信、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赵王张耳、燕王臧荼、韩王韩信(韩国就贵族,与楚王不是同一人)、长沙王吳芮。这些人当中,有的是功臣,有的是旧贵族,原来就被项羽封了当王。如果韩信不攻击田广,那么田广也肯定继续在汉帝国保持他半独立的齐王地位。齐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大国,从周武王时代已经建立。七十多座城池,幅员广大,物产丰富,有盐铁之利。项羽也因为齐国太大,不好控制,把齐地分为三国。齐荣不满,把三个齐王都灭了,又合成一个大齐国。更有一点,齐国民风和其他地方的民风不大咬弦。郦食其说的“人多变诈”,《史记》、《汉书》等多番出现这一类的负面评语。因而齐国的统治者有相当大的群众基础,不容易动摇。田横五百壮士宁死不降的故事,就是反映了这个基础在起作用。

晚至汉高祖十一年,刘邦已经基本上把异姓王收拾干净,除了一个地处边鄙的长沙国外,韩信、英布等人杀的杀、废的废、逃的逃,都成为过去式了。我们不妨想象,假如田齐不亡,刘邦削除肯定要吃力很多,过程也要延长很多,中间的变数不可预料。万一田广和韩信、英布等人联手,汉帝国重新陷入大动乱之中。

齐国对汉帝国政治产生的作用也在后刘邦的历史中显示出来。刘邦把自己的儿子刘肥封为齐王,让他管理这个七十馀城的大国。吕后一死,刘肥的儿子刘襄首先发难,为周勃、陈平等人拨乱反正提供了外围的有利条件。

刘襄的儿子无后,汉文帝把齐国一分为六,分封给刘肥的儿子。汉景帝时吴王濞造反,六个齐国分成两个集团,当中的四个参加了叛乱,攻打没有参加叛乱的齐孝王。也就不能够和刘濞互相呼应。假如齐国还是一个,都站在刘濞一边,汉景帝可吃不消了。

从上面的事实看,韩信的卑鄙行为,可能正是刘邦所希望的。刘邦对韩信不满,不是因为他害了郦食其,而是因为他乘机要价,要求刘邦封他为齐王。

蒯通劝韩信背叛刘邦,建立自己的势力,与项羽合作三分天下。韩信没有依从。后来韩信被吕后处死,临死时后悔不用蒯通之言。刘邦抓了蒯通,骂他为什么要教韩信造反,也准备把他煮肉汤。蒯通一番狡辩,居然让刘邦放过他。

刘邦追究的是蒯通教唆韩信造反,一点也不打算为郦食其讨还公道。

《史记·萧相国世家》说了一件事。刘邦认为萧何功劳最大,诸将不服,说我们在前方出生入死,怎么功劳反而不及萧何在后方舞文弄墨?刘邦对他们说,萧何是功人,你们是功狗而已。郦食其在刘邦眼中,又何尝不是一条狗?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8
积分 99582
帖子 11723
积分 99582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
发表于 2018-5-9 11: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顶顶顶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9 21:31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