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刘明珠全歌·卷一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1-23 20: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刘明珠全歌·卷一

[说明]
1、内容由胖子根据《新造刘明珠全歌》扫描PDF文件手打,由于原书有所残缺,因此个别看不清的按以下处理:
(1)句中某字不清者,以“○”代表该字 。如:“名唤平良字○○”
(2)整句不清者以“(一句不清)”、“(二句不清)”等代之。如:“(一句不清)  三呼万岁奏王听 福州府县表章到 内中吉凶未知情”
(3)整行不清者以“(一行不清)”代表一行。通常在每一页的最后一行易出现这种情况,因为是装订本,为了不破坏书本,因为在扫描时无法全行扫描
(4)缺页者以“(缺一页)” 或“(缺数页)”表示。
2、由于古板潮州歌册中有大量异体字或生造字,因为在手打时出现个别字无法完全判断,胖子会根据语境和意思进行猜测,或咨询常识比较丰富的同志后给出“可能是的字”,这里特别感谢楹联谜趣群的众位同志的帮忙。
3、最最重要,求看到此文(之后还有一系列)的朋友,假如您刚好手头上有这一本歌册,又愿意帮忙的话,请您帮胖子把里面的不清或缺页告诉胖子吧:),让我们一起为潮州文化做贡献。
4、感谢提供PDF的“国学数典”论坛!


新造刘明珠穿珠衫卷之一             潮城府前街瑞文堂藏板

盘古开基天地分 十一岁女大乾坤 珠宝封赠当朝贵 势压满朝文武尊
子为慈母挂心神 母为儿女变人熊 若问母子何日会 分珠不平露情真
事出明朝加靖君 满朝文武乱纷纷 有一才女十岁子 做得技艺天下尊
歌表福州大地方 张家积德富贵门 名唤平良字○○ 取妻玉氏好心肠
平良当日起科场 家务交乞玉氏娘 三篇文章做得好 得中探花返回乡
玉氏诰命为夫人 夫妻相守度光阴 可惜孤贵无兄弟 堂上仅存二老亲
少年登科享荣华 夫荣妻贵心喜欢 玉氏行年十九岁 身上有孕无奈何
终日肝胆都战兢 梦见白凤宿门庭 白凤乃是女子相 忽然夫人孕在身
夫妻言谈说东西 夫人呾乞郎君知 妾身有服六个月 不知男女乜形骸
探花闻说心头双 夫人怀孕在身上 但愿神天相保佑 产得男儿继祖翁
夫人听说笑唠咳 是男是女事未知 渺茫之事何人晓 到许一时任伊来
夏景过了是秋冬 玉氏临月入兰房 一心那是靠神佛 生是男人心正松
二囝明白已先知 生产物件早安排 亦有弦线缚脐带 亦有剪刀来返脐
二更鼓返月上墙 头眩目暗心头烧 袂坐袂眼候候拍 就叫梅花共梅香
惜花做囝有安排 伸手就来摸肚脐 阿妈讨欲出节来 走去持个脚桶来
三更鼓返响叮当 目汁流落滴胸膛 反反复复眼不得 未知是鬼共是人
肚今挽痛如着刀 二婢扶插共娘梭 生死阎王隔重纸 未知性命是如何
四更鼓返鸡声啼 老群抱送麒麟儿 白鹤咬珠入房内 祥云盖屋在半天
听见肚内会响声 惜花听知心着惊 夫人夭是生个卵 原来水帕头先行
水帕头先捞○门 二婢扶娘落眼床 双脚○放脚桶底 许时昏迷谁承当
夫送麒麟下产房 哭声亲像凤凰同 二个女婢心欢喜 未知是女那是男
点灯来看便知因 看着是女貎精神 返口就共夫人呾 只是呵奴是千金
玉氏兀意皱双眉 惜花剪刀来返脐 取出弦线缚脐带 原待来日亲像嫒
四事明白天就光 小姐且抱放眠床 五个鸡旦尔先食 来焖糯米落糖汤
一直走到书斋来 一言禀乞老爷知 夫人四更产小姐 命囝来报只形骸
探花闻说笑唠唏 昨日梦中无差迟 白鹤乃是女相貌 未识得至喜心机
踏入房内看女儿 眉清眼秀貎清奇 可惜生来是女子 是男一定步丹墀
就共夫人说千般 虽然是女心亦安 愿待神明相保庇 亲像好井出甘泉
海林一家就听知 外公外妈慌忙来 自细未识见孙面 未知女孙个人材
玉妈就共阿公言 男子不入人产房 尔今暂且厅中坐 抱出女孙乞尔观
抱出女孙笑唠唏 白白胖胖是好儿 朱唇又红樱桃口 一双目周雅到奇
公妈欢喜不非轻 抱在身边咀咀亲 出世就有百斤重 惜我肉来惜人金
探花笑笑应一言 可惜是女不是男 若得头胎是男子 许时愈更心头双
玉公呾乞女婿听 男女亦是命生成 今日得女做风水 后日得男振家声
惜花在旁产一言 太公呾话礼不通 坐人不知行人苦 男子不知妇人难
呾到昨夜实凄疑 二家拼到鸡讨啼 只样生子真艰苦 不知后次勿生伊
玉妈听着怒起来 呾尔着去深涂坮 天地勿听尔臭嘴 五男二女在后来
玉公欢喜说一声 就叫进才去入城 备办物件来补腹 猪肉一斤打晶晶
又叫惜花说短长 量糯焖饭礼皆当 进才尔可去上市 承便去买斤白糖
惜花听着应一篇 石米斤糖做会甜 太公既然向会俭 何不炊了来杀盐
进才气到嘴嘟嘟 未是欲做入院龟 玉妈听着气到跳 二个着坮做一堵
无好头彩我惊骇 赶风飞去上天台 一时着惊做四句 衰个快去兴个来
玉公听着笑唠唏 石米斤糖讲到奇 又共进才呾一句 不哩买加两来添
个个笑到面畔红 太公真正阔腹人 石米白糖斤一两 此话着来传世间
光阴似箭猛如弦 忽然出月就到边 昨日喜梦见白凤 名唤蟾凤人叫伊
玉氏夫人喜民情 蟾凤二字极好听 愿待长成识书史 贤会乞人传名声
时日如梭似转轮 会行会坐笑吧蚊 分珠剥壳三事了 忽然就有四五春
有事之时知多端 无事之时切勿言 玉氏青春花娇女 平良网游俊俏人
日夜相随度光阴 少年夫妻恩爱深 时长日久同床枕 玉氏又有服在身
一日间过一日间 秋天过了又入冬 十月已满产一子 幸喜出世夭是男
夫妻欢喜民清凉 一男一女有矮长 女子对婿着嫁出 男子饲大继书香
平良来共子做名 共妻酌义说一声 女子是大叫蟾凤 男子蟾龙叫人听
玉氏夫人喜冲天 呵恼老爷识书诗 姊凤弟龙合格礼 欲伊成祖继宗支
夫妻惜子如惜金 半步不识离开身 日来同食厅上坐 夜来四人一床眠
一日清闲一日长 夫唱妇随同心肠 蟾龙对岁会叫母 忽报圣旨到家门
平良闻报心战兢 不知圣旨乜事情 遂时堂上摆香案 迎接圣旨入门庭
不知带旨何等官 就是丞相邱琼山 称呼万岁万万岁 二人相见民喜欢
琼山相爷请玉音 平良跪落暗沉吟 迎接相爷到堂上 未知旨意乜样心
圣旨曰 兹尔探花张平良 有盖世之才 当与国家出力报效 不可懈惰在家
朕查云南任重 欠一按察使司 兵部尚书刘光辰 秦称贤卿之能 堪当此任
朕命邱琼山带旨一道 命卿即日起行 赴任云南 若有不法之徒 任卿主裁
三年任满 另再降赏 旨下休违 尔其钦哉
邱相读完圣旨音 平良三呼皇恩深 圣旨供在龙亭上 二十四拜谢恩钦
贺喜探花福来添 锦上添花月团圆 一省按察非小可 人臣极品拜丹墀
平良谢恩应大人 感蒙提拔不敢忘 邱相辞别欲回返 探花晋席在厅中
二人言谈一霎时 钦酒数杯暂别离 探花送别赠夫马 收拾赴任勿延迟
入房共妻说因依 高升云南按宗司 速速收拾勿迟缓 母子赴任同起离
玉氏听着挂心胸 本欲随君同起程 祖宗香灯谁奉侍 家资物件谁人承
只去云南路迢  二子夭细欲食乳 千山万水再得到 思想起来挂心机
探花听着眉头弯 亏我孤身父母亡 隔别二地难割舍 就想一计来保全
不如交己去三年 任满之后归返员 别任出仕不去做 情愿辞官来见妻
又想夫人少年身 虽贤亦难理家庭 去请三姑来伴尔 姑孙相伴过日辰
叫出女婢请伊人 惜花领命如飞蜂 只道三姑会蓄积 谁知惹来虎头蜂
再唱三姑临近乡 嫁个儿夫开赌场 姓孙名安浪荡子 二人相惜有告量
(缺一页)
谢三姑 代掌管 十大恩请 三姑娘 闻此言 无限喜欢
叫侄儿 免惊恐 为姑一人 自向来 谁穷苦 信义不忘
一文钱 我不爱 尔颇知端 有姑娘 来在此 代尔周全
张府中 的事故 我知根原 就年忌 与八节 记在心中
至家门 诸事务 为姑目眈 古人言 说得好 内至亲堂
一椿椿 一件件 断无漏针 望侄儿 免愁闷 一家免耽
愿祖公 相庇荫 高升回还 来封妻 共荫子 姑上喜欢
兑恁食来兑恁眠 又是骨肉个至亲 愿尔高升早回返 一家团圆值千金
玉氏夫人心喜欢 外亲内戚都一般 妾身年轻不晓事 全凭姑娘做泰山
言语说来都投机 钦差催迫紧如弦 皇命在身不敢缓 无奈共妻暂别离
叮咛夫人说来因 家务之事还夭轻 一对子儿着看顾 诸凡教示欲用心
勿伊外头惹是非 教训情礼着尊卑 万事那是全靠尔 夫在外头心正开
玉氏听着肠肝裂 夫君言语记心机 想君升官是好事 不敢放声暗切啼
行李收拾在厅中 张爷出门志昂昂 人马匆匆路上去 玉氏暗泪不敢言
君今别后身孤单 再得任满民正安 孤床独枕都寂寞 许时烦恼挂心肝
未唱夫人叹想伊 再唱平良路上移 人马迢迢在路走 一天进了又一天
远望家乡被云遮 何日得到云南城 无心观山共玩水 只在路途日夜行
不久就到云南来 文武百官闹猜猜 府县道镇俱来接 训导州司在二畔
迎接新任按察司 指日张爷入城池 先会众官在公馆 行香等到三日时
为官清廉勿人钱 文武面官尊服伊 自从到任从公断 万民靠伊做青天
平良为官且未言 再唱玉氏在家中 治家教子实严肃 终日都是守闺房
愿信三姑是至亲 家务之事付伊身 岂知野姑不守法 贪食贪穿又好眠
终日都是满家摇 见着相骂抢头标 骂到无人敢应嘴 说谎探花个姑娘
生来无貎好妖娆 交己呵恼交己娇 共人厝边无个好 别人家业会烹调
身上穿丝又穿罗 鱼肉买来食得桃 厝边受气忍不得 女婢受气无奈何
若是有人呾着伊 三日四日相勾缠 大声咒骂不肯宿 骂到无人敢应伊
玉氏一日出厅来 看见三姑许形骸 忍气不得呾一句 阿姑举行实不该
尔来做客是外亲 须着和睦厝边邻 做乜终日行侥恶 嫌贫骂富乜缘因
日日都是人相投 妾身受气难出头 从今日后须改变 勿得侥心絮叨叨
三姑听着笑唠唏 尔做夫人心向痴 阿姑做事那袂错 人欲觅话不畏伊
只玫厝边同梅香 那是骂人好摆摇 尔姑听见不肯死 正有共伊骂一场
我个侄儿按察司 生做官亲畏做年 食好穿好是本等 何劳贱婢呾多的
玉氏听着面那青 路头不平众人抨 虽是外人嫌呾尔 尔亦不通按障生
终日使钱如堆山 见有好物乱乱搬 掠我钱银不打紧 欲食欲穿按心肝
你是村俗人妻儿 终日穿罗共穿丝 知者呾尔不守法 别人拳头打石篱
好食糕饼共糖圆 日后尔侄归返员 还尔回家交己食 岂不三餐难支持
岂有鱼肉食多多 又好摇摆共风梭 岂不误尔性难改 看尔日后是如何
三姑应说无相干 一样松树一样虫 天生枝草一点露 不容节间无福人
人生在世乱纷纷 又如浮萍风送云 费尽心机亦无益 死落空手见阎君
想尔虽是探花妻 不识食穿是呆痴 几世生来做阿奶 比古数人尔知机
有石崇 一巨富 堆金积玉捐皇封 娶三妻 共四妾 死落亦是一旦空
郭子仪 命上好 功盖唐朝一品高 有七子 共八婿 亦是束手到阴曹
(一行不清)
妙计多 诸葛亮 保主江山日夜烦 杀曹兵 八十万 拍了刘备草席王
用火攻 破赤壁 六出祁山离帝都 先预知 小陆逊 后来错入八阵图
实神机 与妙算 亦是主人气运兴 后炎兴 国将灭 屡战屡败地不灵
到将星 许一坠 做法求寿无效功 五丈原 一命死 来也空空去也空
大英雄 算项羽 万斛之力可带山 武将中 是无敌 八千弟子情相安
被刘邦 困九里 想无颜容回江东 别虞姬 散子弟 孤身自刎在乌江
劝尔勿忧共勿愁 三枝馨香插落炉 叩求一年平安福 家中管婢共辖妈
人生为欢有几何 有食不食是痴哥 有穿不穿无福泽 好风梭处着风梭
我今敬你享清闲 夫唱妇随男女齐 若不享福是尔憨 几人骑马上御街
尔夫身为一品官 尔为诰命享荣华 人生有酒须当醉 一滴何尝到九泉
说罢舞掌笑哝哝 嫂尔听来通不通 尔若不食共不穿 死落亦是一旦空
古道许多大名贤 争天夺地挺豪强 一朝败露命难保 死于沙场受灾殃
三魂七魄登仙游 惟有骷骨冢中留 贤愚千载知谁是 满眼蓬蒿共一丘
四代以来之英雄 机多沙场受刀凶 荣华富贵有何益 何敢比尔乐无穷
亦无烦恼亦无忧 逍遥快乐度春秋 又道官身薄如纸 一朝犯法命难留
待你富贵将阮欺 看阮穷人不值钱 尔今倚夫食享福 六丁未钉未知机
看尔一片恶心肠 天地报应不久长 从今尔着知预备 有日大祸来临门
若欲目前富贵时 日后之事不管伊 玉氏听着加此话 心内火发烧着天
听尔说来怒心情 在世照呾着横行 自到只处障横做 不识呾尔有半声
今听只话知尔侥 尔只烂柴不可雕 粪土之壁难彩色 闻风扫地人传谣
我今○○说一言 ○○不识古时人 只识安分共守己 命长命短凭上苍
若肯○○○○○ 若不改变○○离 浅水难居大鱼住 大鹏不宿枯树枝
三姑听着如火烧 气到双脚从从潮 此事是尔去示我 何尝求尔野姿娘
有眼不识谗太山 祖姑即如尔家官 好言劝解反成怨 敢使我去狗心肝
玉氏未尝开口言 惜花接口语苍苍 尔都不识阮阿奶 识尔祖姑是乜人
无耻之人又敢张 说谎行孝敬爹娘 自尔到只有一开 不识开龛烧支香
愚人姿娘真多言 说谎能干好女工 自尔到此一年久 袂纺条尾持支针
见着相骂甜如糖 三餐未到先坐床 食物可比夭饿鬼 个嘴阔阔如城门
三姑气到面青红 质根做敢舍厯人 二人咬倒就相骂 交己敢是袂祭藏
别人骂我我不惊 质根做敢障横行 如欲与尔拼厚薄 天光骂到日西斜
惜花怒得气冲天 我共阿奶呾知机 骂我食物夭饿鬼 何必共伊斗吟诗
玉氏亦来说一言 梅香伊是小儿班 收拾物件回家去 勿放我家做横人
三姑应说无相干 何处花园无花枞 何处有人无事做 不闷恁个狗涵空
遂时入内收起离 脚缠鞋屐放一边 咸酸衫裤双手抱 一头咒骂出门闾
二个女婢捧来还 三百银纸祭锅前 送乞圣人过别处 日后勿来只叫鸡
玉氏共囝说千般 昔日奉伊做太山 到家起祸来害赧 正知伊是狼虎婆
野妇出门无祸根 从今门户着小心 娘囝同心过日子 一家安乐度光阴
二囝领命不敢辞 用心治家守门闾 未唱娘囝告量事 再唱三姑归返员
走出门外骂死空 我不除恁枉为人 三步抑做二步走 走回家中见阮翁
一直回到家中来 孙安问妻说东西 尔去张家今正返 为何向气呾我知
三姑张得气冲天 被我抢白归返员 玉氏死娼狗血泼 掠赧贫亲不值钱
使我粗重使条条 三餐欲食口哓哓 食伊家人乌暗饭 贱婢真正十分侥
(一行不清)
粗重亦是我心甘 终日觅话来骂人 今日乞伊骂一日 因此怒气回家中
孙安听着心惊疑 我想玉氏贤会○ 做乜心中就改变 呾出只话皆凌迟
就共我妻说一声 伊人见有此所○ 那是贫亲得人畏 日后勿记做亲情
三姑必欲想计施 不成干休放饶伊 此仇若是不能报 死落阴司目不眯
如今快快来条陈 如何设计害伊人 伊是夫人为诰命 堂堂正正名声清
有何妙计如人言 三姑想着在心中 我有一般好计策 就是放火共刣人
行事着等透大风 放火将伊烧空空 将伊骨肉来拆散 何愁伊命袂得亡
若是烧死伊家来 伊家物件我尽知 早晚二冬收来食 许时富贵发大财
孙安听了如着枪 就骂张氏老花娘 天下十恶淫为首 莫如刣人放火烧
我亦不敢食只钱 天地神鬼尽知机 虽然秘密无人晓 死落鄷都受凌迟
三姑气到目金金 吐脓吐血假好心 夜错讨无眠起顿 果人假硬来认真
好心之人永世跷 人欲富贵那着侥 侥恶之人肚会饱 尔欲好心肚着夭
当今洋侥袂发家 果人张鬼欲障生 只见世上人受饿 不识看见鬼担枷
若是烧伊丧身骸 家伙大大是郝个 尔买老爷我阿奶 任尔赌场打纸牌
孙安听了口嘟嘟 侥恶之人着赌输 老爷我亦不敢做 情愿贫欠做寒儒
安分守己过日间 半筒米饭食亦香 平生不做亏心事 是输是赢凭上苍
三姑气到面青红 短命勿我面前呛 妾身命怯无兄弟 绝种无子亦勿翁
若不听我只事因 从今打铺交己眠 亦免思想做匏睡 共尔一决来断藤
欲来共我做夫妻 一日鱼肉二顿鲜 细抽绫縀乞我穿 粗裙布衫我不依
孙安平生怕老婆 被伊咒着无奈何 叫我件件那听尔 好意愿改侥心肝
门妻斟酌来千量 门楼障大做年烧 三姑骂伊无中用 生做男子输姿娘
(一句不清)  山草柴枝堆两廊 阮将山草来起火 火舌一定烧入房
住有玉氏细脚娘 质根惜花贱梅香 蟾龙蟾凤二鬼子 五个尽着被火烧
若有火烧到伊房 火烧烟雾会迷人 五人定做火中鬼 一场富贵有何难
尔今速速去张递 硫磺朴硝买到边 看看北风一下透 密密上门去烧伊
古道钱银动人心 孙安起初不敢临 说着富贵心就动 就起刣人放火心
青竹标蛇虎尾针 狼虎豹彪会伤人 信石毛姑未为恶 最恶孙门张阿三
未唱夫妻个话言 再唱玉氏在家中 女子七岁男三岁 终日跟随母身旁
玉氏治家教子儿 教子纺织绣花枝 蟾凤百般心乖巧 过眼不再事事奇
虽然七岁年纪轻 赛过伊母玉夫人 琴棋书画般般晓 描龙绣凤百事能
十月十八夜昏时 东北风大猛如弦 食了晚饭日已暗 吩咐惜花关门闾
收拾明白一更深 东方明月半浮沉 夜昏障冷不纺织 早早上床快活眠
玉氏母子在大房 惜花打铺在西廊 梅香又在厨房睡 五人三处去安藏
再唱三姑看天时 东北风大喜冲天 硫磺火药先排好 叫翁相牵出门闾
孙安无奈亦着行 四处狗子虎虎声 脉股三下又三下 我只心头实是惊
三姑一句说来因 狗咬大病勿惊心 老身在只做尔主 不想富贵享福身
一直来到伊门边 推着大门拴眯眯 门今拴紧袂得入 劝妻不如且返员
三姑开口有担承 拔落万簮揭门棂 亦是母子皆磨难 前后并无人知因
大门已开喜非常 看见山草倚满墙 干柴放在西廊下 先将火药放来烧
火光一起满天红 风乘火力如雷陈 无说厝屋共柴草 就是大山烧亦崩
风乘火势如行雷 烧尽厝间前后围 三姑孙安亦惊恐 二人相扶返回归
三姑出门笑唠唏 孙安暗静在叫天 放火烧厝我无分 天地神明来追伊
刣人放火天难容 不久一定受刀凶 欲知到低如何说 第二本中细研穷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8
积分 99566
帖子 11711
积分 99566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
发表于 2014-1-23 20: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小胖有心

顶部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3
发表于 2014-1-23 20: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顶部
任重道远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748
精华 56
积分 6048
帖子 2240
积分 6048 个
魅力 54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13-8-13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4
发表于 2014-1-23 22: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真不容易

顶部
清风惊梦
诗癫
Rank: 7Rank: 7Rank: 7



UID 8828
精华 18
积分 1398
帖子 530
积分 1398 个
魅力 5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11-18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5
发表于 2014-2-10 09: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话,一个字也听不懂。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9-25 06:52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