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原创] 祖珽传奇
牛老爷
诗童
Rank: 2



UID 9238
精华 4
积分 488
帖子 51
积分 488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7-4-2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8-7-22 07: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祖珽传奇

西洋史有黑暗时代之说,过去指从西罗马帝国灭亡至文艺復兴之间的近千年的历史阶段。中国历史也有黑暗时代,时间较短,却是有两次。一次是西晋五胡乱华至隋统一天下,史称南北朝时期,一次是唐帝国灭亡至北宋建立,史称五代十国。

南北朝时期,中国长期分裂为南北两部分。南朝继承了东晋,先后建立了宋齐梁陈四朝;北朝比较统一,大部分时间由拓跋氏的北魏帝国统治,不过后来北魏分裂成东西两部,分别建立了北齐、北周两个国家。后来北周灭掉北齐,随后被权臣杨坚篡位,建立隋朝。隋帝国又灭了南朝的陈国,中国遂重归统一,开创了中国历史上另一段辉煌时期。

这历史众所周知,其实也不必牛老爷细说。这里要说的是北齐的一个奇人祖珽。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好人,品行恶劣、放纵淫乱、贪污成性、结党营私,陷害忠良,阿谀奉承,是个名副其实的奸臣。而且还喜欢偷东西,有盗窃癖。另一方面,却又天才横溢,诡计多端,多才多艺。在政坛上几上几落。牛老爷不说下去,或者你会认为这些都不算奇。这个人是瞎子,要问他是怎样瞎的,竟然是因为跟皇帝吵架!偏偏他人残志不残,瞎了眼也照样能够兴风作浪,带兵作战打胜仗。这才令人拍案称奇。

北齐是个短命皇朝,从文宣帝高洋废掉东魏傀儡皇帝孝静帝正式称帝,到北周攻灭幼主高恒,总共享国才二十八年。二十八年中经历了六个皇帝,其中只有孝昭帝高演称得上是德才兼备,其他的不是残暴就是昏庸无能。而高演在位也仅仅两年就因坠马重伤而亡。这个王国西面是宿敌北周,南面是南朝,还有北面的游牧民族,因而战事频繁,连年打仗。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当然不会着意关心官僚的品质问题。北齐佞臣之多,在历史上是很突出的一个现象,奸佞小人如穆提婆、和士开、高阿那肱等人专权弄事,而其他大臣,即使很有才干,行为公正的,也不免鬻货聚敛,相对之下,祖珽这个贪官其实也不算突出。唯独是不知何故,史书对他的丑行却记载得很详细。可能此君的贪术并不高明,往往被人一眼看穿,引为笑谈吧。

祖珽是范阳狄道人,东魏护军将军祖莹的儿子,祖莹博学多才,脑筋转得很快,也曾因为贪货受贿、截没军资等经济犯罪问题丢过官,不过没多久又復职,可见当时贪污行为相当普遍。祖珽继承了父亲的爵位,也遗传了父亲机警多智的基因。  史书说他天性聪明,词藻遒逸,事无难学,凡诸伎艺,莫不措怀,文章之外,又善音律,会弹琵琶,能作曲,懂鲜卑等外族语言,会看风水占卦,医药之术尤是所长。是个多才多艺、无所不精的天才。年纪轻轻已为世所推,是个知名人士。还有,祖珽的记忆力非常好,曾经在高洋手下当仓曹参军。高洋的老爸高欢有次口授祖珽三十六项指示,祖珽过后全部默写出来,一点没有遗漏,大为人所惊讶。

按道理,以祖珽这样的条件,应该是官运亨通,前程无限的。然而祖珽一生大起大落好几次,几乎都是他自己的问题。

首先,祖珽有盗窃癖。有次胶州刺史司马云宴客,丢了两面铜碟,厨人报告司马云,结果从祖珽怀中搜出来;另一次,高欢请客,发现少了金叵罗(酒器),请在坐宾客脱掉帽子搜查,又在祖珽髪结上搜出来。当尚药丞管药,偷胡桃油;当秘书丞,把官书《遍略》也偷了。被人抓个正着,本来按照法律要判死刑的,高洋因为祖珽以前为高欢做事,免了他死罪,革职了事。祖珽手脚不乾净已经是公开的秘密,高洋经常称呼他作贼。想来也好笑,历史上大概不会有哪个大臣被皇帝公开叫来叫去喊贼的,祖珽这官也当得够难堪了。不过高洋总归欣赏祖珽的文才,没有太难为他。

祖珽自然不单单是小手小脚的贪。为了贪污被揭发,丢了好几次官。他的好朋友陈元康在高洋的哥哥高澄遇刺的事件中受了重伤,临危时请祖珽作家书,嘱咐家人取回放在祖喜那里的财物。祖珽查询祖喜,把陈元康的二十五锭金子瓜分掉,陈元康的数千卷藏书也据为己有,家书自然也没有交给陈家了。祖喜只得到两锭金子,不服气,把事情告诉陈元康的弟弟,叔谌告到吏部尚书杨愔那里,事情竟然不了了之,看来祖珽早一步已打通了关节。

仓曹参军是个油水充足的肥差事。祖珽大有受纳,丰于财产。天天声色犬马,风流快活。却还不满足。指使管军粮的官员陆子先在申领时多领十车,准备倒卖。事情败露,高欢亲自过问,祖珽把罪行全部推给陆子先,高欢相信了。祖珽逃过大难,得意洋洋地说,丞相(高欢当时任东魏丞相)天缘明鉴,不过这事情真的是我干的。没多久又和属官合谋,以高欢的名义冒领三千石粮食。事被揭发,这回高欢不客气了,打了祖珽二百鞭,关起来,要他加倍奉还。刚好定国寺新建成,高欢要找人写碑文,陈元康乘机推荐祖珽。祖珽花了两天功夫写成,文章写得优美,高欢大为满意,于是又轻轻放过。

高洋死后,祖珽的政治野心大膨胀,开始到处钻营,巴结权贵。他知道高洋的弟弟高湛想当皇帝,于是尽可能去巴结他。有一次他为高湛写画,乘机说:殿下有非常骨法,我梦见你乘龙上天。把高湛哄得很开心。果然后来高湛当了皇帝,就是武成皇帝。高湛宠信奸臣和士开,于是祖珽又拼命拍和士开的马屁。不过和士开也不是省油的灯,担心祖珽争宠,说服高湛把他外放做地方官。刚好南朝有使者来,需要有才干的人办外交,这才又把祖珽留了下来。

祖珽接着办了件一般人认为不可思议的大事情:劝高湛逊位。原来北齐皇室很不平静。高洋死后,他的弟弟高演发动政变,杀掉了高洋的儿子高殷;高演害怕弟弟高湛对自己的后代不利,因而在病重时传位给高湛,条件是要他保住儿子高百年的性命。高湛即位后没有遵守诺言。高湛原已经立了太子高纬,而他的老婆胡皇后却偏爱幼子高俨,企图让高俨继承皇位。这事情让高湛大为头痛,也担心将来兄弟争位,重复上一代刀光剑影的悲剧。祖珽的鬼点子是叫高湛让位给高纬,自己做太上皇。不过祖珽知道这事情有风险,必须要拉上和士开一起干。他私下找和士开,对他说:“你现在很得宠,已经前无古人了。但万一皇上驾崩,你如何保住富贵呢?”和士开当时权倾朝野,任人唯亲,荒淫无耻,也知道自己树敌众多,自然要关心将来的前途,连忙问祖珽该怎么办。祖珽说:“你去劝皇上,说襄、宣、昭(文襄帝高澄、文宣帝高洋、孝昭帝高演)几朝的儿子都不能登上皇位,要打破这个怪圈,应该早日让太子继承大位当皇帝。如果皇上答应了,将来他们父子都感激你,你还担心什么?你先去吹风,我在外面配合。”没多久,天上出现彗星,太史官启奏说这是除旧布新的象征。祖珽乘机上书,引经据典,建议高湛退位。于是高纬即位,是为南北朝中着名昏君北齐后主。祖珽由是拜秘书监,加仪同三司,大被亲宠。

祖珽自然不愿意让和士开长命富贵了,他的下一步就是要扳倒和士开。其实和士开早已天怒人怨,更兼与胡太后通奸,里里外外都有人想方设法要除掉他。据说后来和士开被处死,洛阳全城欢腾。因而祖珽如果能够扳倒和士开,肯定得到王公大臣们的支持,是件大快人心的好事。不过祖珽并非为北齐帝国的社稷着想,他更多是为了自己的政治野心。

祖珽整理和士开的罪状,同时也搜集尚书令赵隐、左僕射元文遥的黑材料。和士开自然是十恶不赦,但赵隐小心谨慎,元文遥与人无争,祖珽要把他们一揽子打倒,无非是真的存心不良,为了谋夺宰相高位。祖珽要他的朋友黄门侍郎刘逖上奏告御状,刘逖不敢。阴谋却是败露了。赵隐率先向皇帝表示清白,于是爆发了祖珽舌战太上皇的一幕。

《北齐书》描述了这一段闹剧。

帝大怒,执珽诘曰:“何故毁我士开?”珽因厉声曰:“臣由士开得进,本无欲毁之意,陛下今既问臣,臣不敢不以实对。士开、文遥、彦深等专弄威权,控制朝廷,与吏部尚书尉瑾内外交通,共为表里,卖官鬻狱,政以贿成,天下歌谣。若为有识所知,安可闻于四裔!陛下不以为意,臣恐大齐之业隳矣。”帝曰:“尔乃诽谤我!”珽曰:“不敢诽谤,陛下取人女。”帝曰:“我以其俭饿,故收养之。”珽曰:“何不开仓赈给,乃买取将入后宫乎?”帝益怒,以刀环筑口,鞭杖乱下,将扑杀之。大呼曰:“不杀臣,陛下得名,杀臣,臣得名。若欲得名,莫杀臣,为陛下合金丹。”遂少获宽放。

我们都听过海瑞骂皇帝。但历史上记录下来,第一个骂皇帝的是祖珽,比海瑞早了足有千年。至于祖珽合什么金丹?无非一是长生不老药,二是房中药。高湛是个淫棍,应该吃过不少祖珽的金丹,一听也有道理,也就压下怒火,饶他一命。

谁知道祖珽一只脚刚踏出鬼门关,又口不择言。对高湛说:“皇上知道吗?你手下有个范增却不能用。”高湛的血压马上又升高:“你是范增,我岂不成了项羽!”祖珽毫不客气地顶回去:“你比得上项羽吗?人家一个平头大百姓,率领乌合之众,五年成为霸王。无非就是失了运气,老天爷不让他当皇帝而已。皇上你依靠父兄打下江山,才当上皇帝,怎能小看项羽?我又何止范增,张良也比不上我呢!张良身为太子师傅,还要请四皓出山才保住汉惠帝,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竭力尽忠,劝皇上禅位,你当太上皇,你儿子登大宝,两代人都保住帝位。相比之下,张良算什么?”

看官,后世不少知识分子替项羽抱不平,推崇他是最后的贵族,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老天不公,为什么要他败给刘邦这个流氓?却原来祖珽在这方面又拿了个第一。

高湛气得七窍生烟,叫人往祖珽嘴里塞泥巴。祖珽越战越勇,毫不屈服,边吐边说。于是被打了二百鞭,流放到光州。偏偏光州刺史李祖勋不知道是钦佩他的才艺还是欣赏他的勇气,对他很礼遇。李祖勋的别驾张奉礼看着不像话,报告朝廷说:“祖珽这个囚犯,居然经常与刺史对坐。”高湛批复:“牢掌。”张奉礼认为“牢者,地牢也。”挖了个深坑,给祖珽带上枷锁,关在里面,不准人探视。晚上以芜菁子作照明,恶劣的环境大大损害了祖珽的健康,很快就双目失明了。

过了几年,高湛驾崩。高纬想到祖珽把他拱上龙椅的功劳。恢復了祖珽的自由,让他当海州刺史。不久和士开也死了,和士开是怎样死的?说来也好笑。居然是高纬一手把他推进鬼门关的。原来高纬这个人很懒,朝臣送来的公文,胡乱看几份,画个圈圈就照批如仪。琅琊王高俨等人乘机鑽空子,首先写一道表文,弹劾和士开,罗列了大量罪名,请求逮捕法办。再由处理文件的官员将表文夹在许多其他公文中一起呈奏。果然高纬看也不看,大笔一挥,批准。另一方面,高俨等人派兵埋伏在和士开上朝的路上,手到擒来,马上行刑。和士开还没弄清楚是什么一回事已经呜呼哀哉了。高纬听说之后,追悔莫及,却也毫无办法。后来秘密将高俨杀害了。

和士开死后,高纬的奶妈陆令萱和她的儿子穆提婆把持朝政,政治照样的乌烟瘴气。祖珽在恢復自由后,便写信给陆令萱的弟弟,愿意为陆令萱一家效命出谋划策。当时和士开还没死,认为祖珽已经成为瞎子,不能有大作为,也想利用祖珽的智谋,因此也极力同意。于是诏祖珽回京,封为银青光禄大夫、秘书监。祖珽回归权力中心后,果然做了不少坏事。把司空赵隐贬为州官,定计杀高俨,造谣中伤宗室亲王。陆令萱也和祖珽互相吹捧,合谋向胡太后争权,企图让陆令萱当太后。陆令萱也称祖珽为国师、国宝。由是祖珽日益坐大,被封为尚书左僕射,监国史,加特进,入文林馆,总监撰书,封燕郡公,势倾朝野。

祖珽还把毒手伸向高纬的岳父斛律光。斛律光是北齐名将,骁勇善战,在与北周近二十年的争战中,多次指挥作战,战绩彪炳。他不满祖珽勾结陆令萱等人胡作非为,经常出言痛骂。北周骠骑大将军韦孝宽与斛律光交战不能获胜,制造谣言说斛律光有心谋朝篡位。高纬问祖珽,祖珽不但没有替斛律光解释,反而加油添醋,扩大谣言。武平三年六月,高纬把斛律光诱到宫中,将其杀害,并以谋反罪尽灭其族。周武帝宇文邕得到消息极为高兴,下令大赦境内,后来周灭北齐。宇文邕对部下说:“如果斛律光在,我哪能打下邺城!”

祖珽后来又通过权力斗争谋夺领军的职位,兵权在手,登上了权力的最高峰。延引内外亲戚当大官,分布要害职位。高纬非常信任他,令人扶侍出入,着纱帽直入皇宫,每每同坐御榻论决政事,委任之重,群臣没人比得上。这时的祖珽也想有一番作为,改革弊政,拨乱反正,沙汰官员。还打算黜诸宦官、内侍,清君侧,推诚各地名士。他的治政能力颇强,又推崇高望,一时间官人称职,内外称美。这样的大手术,也就必然开罪了以陆令萱母子为首的利益集团。他们群起攻击,纷纷在高纬面前诋毁祖珽。于是高纬下令心腹韩凤去调查,韩凤也是权臣,早和祖珽不和。一查之下,查出祖珽曾十几次以皇上之名向大臣勒索钱财,并搜出伪造诏书十余份。自然,按照祖珽的为人,绝对可能做这样的事。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在一个盲人家里搜集罪状,要制造不利于他的证据又是何等轻而易举。祖珽欲见高纬,当面解释,韩凤不让,派人推他出柏阁,祖珽坐在地上不走,韩凤命令士兵强行拉走。总之,祖珽在这场权力斗争中败下阵来。幸好高纬曾经立下重誓不杀祖珽,于是把他外放为北徐州刺史。北徐州在南方边境,与南朝接界。这时陈霸先在南方建立了陈朝。

祖珽刚到北徐州,陈国已经出兵攻城。穆提婆存心置祖珽于死地,故意不派救兵。很多百姓投向陈军。情况非常危急。祖珽却奇迹地守住了城池,为他传奇的一生画下完满的句号。

祖珽使用了空城计,他下令不关城门,士兵下城静坐,不准作声。街巷禁断行人,鸡犬不听鸣吠。陈军到达,以为守军弃城走了,因此不设警备。至夜,祖珽忽然下令诸军大声呼喊,敲锣打鼓,战声雷动。陈军被这忽而起来的声势吓倒,狼狈奔逃。第二天,陈军集结再来,祖珽让部下领兵守城,自己亲临战阵。陈军听说祖珽是个瞎子,却看见瞎子居然弯弓搭箭,惊疑不定,士气大打折扣,这样虚虚实实,且战且守,对峙了十几天,陈军退走。最后,祖珽在任内寿终正寝。

一部二十四史,无非尽是帝王将相的故事。其中魏晋南北朝的历史,连年战祸,不断的谋朝篡位,不断的宫廷政变,兄弟仇杀,骨肉相残,刀光剑影,腥风血雨,令人看得丧气。祖珽的故事却是有点新鲜感。此人天纵聪明、文武双全、敢作敢为、罪恶满盈,却又只是在历史长河中冒了个泡,现代人稀有听闻。比韦小宝更复杂,但影视作品无法演绎的人物,可以说在历史上找不到第二个。可笑、可恨、可叹之馀,牛老爷不由得仰天问一句:老天爷,你开的是什么玩笑?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0-22 15:55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